<tbody id="kh0he"><div id="kh0he"></div></tbody>

<track id="kh0he"><span id="kh0he"></span></track>

    1. <span id="kh0he"></span>
        <samp id="kh0he"><td id="kh0he"></td></samp>
        1. 黑巖網 > 玄幻小說 > 毒寵小謀妃 > 正文 第277章 再見故人
              商隊只有二十多個人,再加上七八個與紀顏寧一樣跟著他們后面的“散戶”,大約三十人左右。

              而四面將他們包圍住的,大約四十個人左右。

              山賊個個手拿武器,商隊的人根本就不占上風,更何況他們這些人之中,還有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和年紀偏大的老人。

              若真是動起手來,這些山賊可能根本就不會手下留情。

              現在齊王造反,正是動亂的時候,殺死幾個人也不會追查到他們這些山賊的頭上,所以他們才敢如此的肆無忌憚。

              商隊的人看著這些山匪,大家都開始猶豫起來,這批貨確實要緊,不然他們也不會選擇在這個時候離開曇州城,可是若是不交出去,只怕這些山賊殺人不眨眼,連小命都沒有了。

              紀顏寧騎在馬上,冷眼看著這些山賊,面上沒有任何的表情。

              她總覺得這些山賊有些不對勁。

              “快點!趕緊下馬交出東西,不然有你們好看的!”山匪頭子開始大聲嚷嚷了起來,似乎對于他們的憂郁已經等得不耐煩了。

              他身邊的小嘍啰道:“就是!識相的還可以留你們一命!否則別怪大爺們的刀不留情!”

              商隊的人最終還是妥協了下來,若是硬拼,他們根本就沒有把握。

              紀顏寧和一行人下了馬車,她垂頭讓凌亂的頭發擋住了自己的眼睛,她和那一個散戶就跟在商隊的后面,很不顯眼。

              山賊們走了上前,將商隊的人一把推開,正打算檢查他們運送的貨物是什么,只聽得山匪頭子催促道:“都在磨蹭什么,拿了東西趕緊走人!”

              紀顏寧抬眸瞥了一眼那山匪頭子著急的模樣,似乎是在怕有什么人前來阻止他們一般。

              她看了看這官道附近,這里確實是個絕佳的伏擊地點,但是這些山賊敢在這個時候打劫,想來應該早做了準備才是。

              從后面而來的山匪們走向了他們之中一個穿的還算好的書生走了過去,伸手就拿起了他包袱。

              書生剛想阻止,可是看到山匪們的模樣,只能敢怒不敢言。

              那包袱里的東西不多,衣裳和錢,山匪拿了他的錢袋子,看見他的馬匹里還有個箱子,他正要打開,那書生說道:“這里面都是些書,不值錢的。”

              山匪一把將他推倒在地上,隨即將那箱子里的東西盡數倒了出來,零零散散地丟在地上。

              看到果然是些書和不怎么值錢的小玩意,那山匪淬了一口:“都是些什么玩意!”

              他說著一腳踩了上前,將那些書狠狠地踩了兩腳,有的書被他踩的已經落線了。

              “不要!”那書生看到自己心愛的書籍居然被如此糟蹋,他上前一把推開了山匪,彎腰正打算撿起自己的書。

              山匪被突然這么一推,踉蹌了幾步,差點沒站穩,他有些惱怒起來。

              “你找死!敢推老子!”那山匪抬起大刀就朝著書生的砍了下去!

              眾人驚呼一聲,有的已經被嚇得閉上了眼睛!

              紀顏寧眉頭一皺,將指尖的銀針射了出去。

              “啊——”

              只聽到一身慘叫,伴隨著大刀落地的哐當聲音,隨即便是那山匪痛苦不已的喊叫聲。

              “我的眼睛啊!我的眼睛!”

              剛才還囂張無比的山匪已經捂著眼睛在地上打滾起來。

              其他的山匪看到他這般模樣,也沒有想到居然還有人敢反抗,他們隨即將這幾個散戶團團圍住。

              書生被嚇得退后了幾步,眼睛里滿是驚恐。

              “誰動的手?”山匪頭子將他們打量了一遍,眸子里滿是危險的意味。

              無人應答。

              山匪頭子道:“既然沒人回答,那就全都一起殺了!”

              “啊!”有膽小的人已經開始尖叫了起來,抱頭道,“不是我啊!”

              書生臉色大驚,像是下了什么決心一般,顫顫巍巍地說道:“是……是我……我動的手,你們不要……為難他們。”

              紀顏寧有些詫異地微微挑眉,沒想到這看起來如此膽小的書生居然還有如此仗義的一面。

              山匪頭子瞥了一眼這個說話都開始哆嗦的書生,冷哼一聲:“你若是想死,我也可以成全你!”

              他上前兩步,正要抬刀。

              “老大!那些官兵過來了!趕緊走!”

              不遠處一個山匪嘍啰騎著馬大喊著朝著他們快速奔跑了過來。

              山匪頭子微微一愣,直接抬刀正要朝著書生砍了過去,突然趕緊到有一枚銀針正朝著他的眼睛射過來,他下意識地閃躲!

              “是你!”山匪頭子怒瞪著紀顏寧,感覺到那銀針射出來的方向正是來源于紀顏寧!

              紀顏寧穿著一身灰黑的粗布男衣,瘦瘦弱弱的,臉上還有著不少的麻子,看起來就像是這書生帶的一個小廝,一開始確實沒想到他居然還會動手。

              山匪頭子正要上前,他突然聽到了不遠處有馬匹快速而來的聲音。

              他瞪了一眼紀顏寧,突然高聲喊道:“帶著東西趕緊撤!”

              還沒等眾人反應過來,山匪們已經翻身上馬,帶著剛才搜出來的東西,還有那被紀顏寧射中眼睛的山匪,疾馳著朝著一條小道匆匆離開。

              只是沒等他們走遠,紀顏寧就聽到了陣陣朝著他們方向而來的馬蹄聲,聽起來人數眾多。

              商隊的人抬頭朝著遠處的方向看過去,果然看到一隊整齊士兵正向他們的方向而來。

              紀顏寧微瞇起眼睛,他們所帶的旗幟,正是北燕皇族的龍旗。

              難不成是北宮辰?紀顏寧的心中微微一動。

              他們商隊剛被山匪打劫,大部分東西都散落在地上,紀顏寧的包袱上還沾著黃泥,有幾個破舊的補丁,那些山匪就沒有翻動,其他的人都在所難免。

              不一會兒那些士兵就來到了商隊的跟前,看到他們如此狼狽的模樣,領頭的小將問道:“你們都是什么人!”

              商隊的頭兒里面如實交代了起來,還將剛才被山匪打劫的事情都告知了他。

              “那些山匪搶了東西就往那個方向跑了!”商隊的人憤憤不平地說道,“這些貨物對我們來說很重要。若不是你們趕到,只怕他們還想著要動手殺人!”

              和紀顏寧在一起的其他遭殃的散戶也開始哭訴起來。

              那小將勒馬回去稟報。

              “董大人!附近果然有山賊出沒!”那小將是對著一個大約三四十歲的男人稟報的,“可是齊王的兵馬很有可能也退到了附近。”

              紀顏寧看了過去,看那男人一張方正的臉上滿是凝重之色。

              這個男人姓董,看起來身份不低,應該就是董靜歡的父親曇州太守董承。

              董承朝著商隊的方向看了一眼,隨即策馬上前,對他們說道:“這里太過危險,你們還是早點離開吧。”

              商隊的人聽了他話,只能應是。

              不過商隊的人丟了貨物,看來只能往回走,這些散戶也開始猶豫到底應該繼續往前還是回曇州。

              繼續往前的話,沒有了商隊的庇護,他們這幾個人更加的危險,可若是回曇州,關了城門,他們未必能進去。

              董承收到了命令,帶著人先去追那些為非作歹的山賊。

              商隊則開始收拾東西準備回曇州城。

              “趙……趙姑娘,剛才多謝你救了我。”書生走了上前,對紀顏寧說道。

              紀顏寧輕聲嗯了一句,說道:“下次機靈些,那些書就算是再重要,也沒有命重要。”

              她說著翻身上馬,既然商隊不再繼續前去臨都,她就自己去。

              書生看了她一眼,說道:“趙姑娘,你還要繼續往前去嗎?”

              紀顏寧點頭,說道:“如今士兵已經到了這里,說明過了這片區域之后,前面的地方會比較安寧,即便沒有商隊一起,應該也不會遇上什么麻煩。”

              書生思考了半響,說道:“可惜我身上的盤纏不夠了,不然還想和趙姑娘一道去臨都,有個人相互照應也不錯的。”

              紀顏寧輕笑一聲,道:“無妨,你可以等這戰亂過了之后再做打算。”

              書生點了點頭:“趙姑娘小心,日后山水有相逢。”

              紀顏寧轉頭,看見了后面的的士兵隊伍朝著另一條道緩緩而去,她看到了人群之中的一張熟悉又陌生的臉龐。

              他穿著金黃色的鎧甲,騎在棗紅色的戰馬之上,臉色漠然,目光沉靜,仿佛一切在他的眼里都是虛無。

              在重兵環繞之下,騎馬朝著剛才董承帶兵而去的地方前行,完全沒有注意到路邊的紀顏寧。

              紀顏寧眼眸微閃,雖然他的變化實在是太大,但是她還是認出了眼前這個人,就是燕帝北宮辰。

              “北宮辰!你回到燕國之后會不會就忘了我對你這么好啊!”

              “自然不會。”

              “那說好了,若是有機會我去北燕找你玩,你可要好好盡地主之誼!聽說燕國的奇珍藥材多的是,我定會狠狠敲詐你一筆!”

              “好,你盡管來找我,我不會忘記的。”

              回憶起從前,她垂眸苦笑一聲,和北宮辰的再次相見,他們之間已經是陌路人。

              紀顏寧勒緊馬繩,斂起眼中的失落之色,與這支軍隊往反方向騎馬離開,她需要快些到達臨都,而其他的人,不過是這路途之中的匆匆過客罷了。
          贵州快三中奖规则及奖金

          <tbody id="kh0he"><div id="kh0he"></div></tbody>

          <track id="kh0he"><span id="kh0he"></span></track>

          1. <span id="kh0he"></span>
              <samp id="kh0he"><td id="kh0he"></td></samp>
              1. <tbody id="kh0he"><div id="kh0he"></div></tbody>

                <track id="kh0he"><span id="kh0he"></span></track>

                1. <span id="kh0he"></span>
                    <samp id="kh0he"><td id="kh0he"></td></samp>
                    1. 腾讯分分彩形态走势图 时时彩如何看懂走势图 龙王捕鱼2怎么玩 时时彩怎么看走势图 捕鱼来了怎么挂机赚钱 7位数今日开奖号码 新时时免费预测 内蒙古时时历史号码查询今天 新时时停止销售 北京福彩p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