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kh0he"><div id="kh0he"></div></tbody>

<track id="kh0he"><span id="kh0he"></span></track>

    1. <span id="kh0he"></span>
        <samp id="kh0he"><td id="kh0he"></td></samp>
        1. 黑巖網 > 都市小說 > 春野小農民 > 正文 第790章 我承認我是想你
              自從“最愛”在春晚演唱后,夏晨曦人氣暴漲,分頭已經蓋過了柳嬋兒。

              然而,秦小川非但沒有為夏晨曦高興,反而更加為她擔心。

              這些天,秦小川一直在等待魏明鮮的消息,可左等右等,就是沒有動靜。只要魏家沒有一個明確的答復,夏晨曦就可能再次遇到危險。

              這正是秦小川擔心之所在,腦子里正胡思亂想的時候,床頭柜上的手機鈴聲突然響起,一下子就秦小川驚醒過來。

              拿起手機看了看,來電顯示是魏明鮮的號碼。

              秦小川心情大好,馬上按了接聽鍵,對面就傳來魏明鮮柔柔媚媚的聲音:“小男人,是不是想我想得睡不著覺啊?”

              秦小川無語,這個女人說話總是這么大膽直接,真是受不了啊。

              他斟酌著說道:“那個……魏大小姐,我承認我是想你,可不是你想的那樣……”

              魏明鮮嬌嗔道:“你直接說想我就得了,還不好意思說,非得找個破借口。呵呵,今晚六點之前來‘天上人間’的‘舉案齊眉’包廂找我,讓姐姐我好好的慰藉一下你的相思之苦。這回,可不許再大煞風景,帶著你那位小女友一起來了哈。”

              說完,也不等秦小川是否答應,就掛了電話。

              秦小川是真不想去,誰知道這個有著雙重性格的女人這回又玩什么花招,可是他又不得不去,夏晨曦的危險還沒完全解除呢。

              在藹藹暮色的掩映下,“天上人間”猶如一個全身都金光閃閃的皇宮。霓虹閃爍,歌聲飄揚,門前車水馬龍,生意的火爆程度不言而明。

              秦小川沒去過“天上人間”,可“天上人間”在京城太有名了,他隨便上了一輛的士,跟司機說了一聲“去天上人間”后,的士就啟動了。

              半個小時后,秦小川在“天上人間”的大門前下了車,他并沒有急著進去,而是站在門口的角落里,從口袋里摸出一根煙點燃。

              他從的士司機的交談中獲知了“天上人間”的一些花絮,知道了這里就是一個男人的天堂,這讓他百思不得其解。

              上回,魏明鮮安排在“國際名媛會所”跟他見面,若不是當時有夏晨曦在身邊,秦小川不知道將會發生什么;而這回,魏明鮮又要讓他來這兒見面,又將是怎樣的結果?

              這個女人,難道整天都活在花花世界里?

              秦小川那張臉在霓虹的閃爍下忽明忽暗,眼神深邃,表情憂郁,就有一股迷人的氣質。

              這時候,有一群女孩子從秦小川身邊經過,她們一個個衣著時尚性感,大冬天里還穿著迷你裙,將一大片比雪還白的大腿露在空氣里。

              一個漂亮嫵媚的女人在秦小川面前停了下來,將他上下打量了一番后,嬉笑著說道:“小帥哥,愿不愿意陪姐進去唱歌?”

              秦小川愣了愣,敢情她是把自己當鴨了。

              狠吸了一口煙,然后慢慢的吹在女人那張漂亮的臉蛋上,秦小川故作嚴肅的說道:“對不起。本少爺只賣身,不賣藝。”

              女人張開小嘴,錯愕的望著秦小川,很快就咯咯嬌笑起來,道:“好啊,本小姐今天興致濃濃,正求之不得呢。你開個價吧。”

              秦小川哭笑不得,還真是被的士司機說中了。

              將手里的煙頭彈飛,看著面前一臉期待的女人,秦小川一本正經的說道:“很抱歉,剛才是在跟你開玩笑,我不是你要找的那種人。”

              女人看著秦小川正經時更加迷人的臉,嫵媚一笑道:“我也是跟你開玩笑的,如果不介意的話,我請你喝一杯?”

              “謝謝。”秦小川笑著指了指“天上人間”,“我有朋友在里面。”

              他是來赴魏明鮮的約的,怎能跑去和別的女人喝酒?

              “那就太遺憾了,希望還能再遇到你。”女人善解人意地點了點頭,和秦小川擺擺手,轉身去追自己的女伴。

              “秦小川?你怎么跑到這兒來勾搭美女啊?”

              忽然,一個人從旁邊拍了一下秦小川的肩膀。

              秦小川剛才一心跟主動搭訕自己的女人說話,根本沒注意到其他人,吃驚的轉頭,發現竟然是江津澤,訝道:“江少將?”

              江津澤穿著一身筆挺的西裝,笑著擺擺手,道:“今晚是來娛樂的,你就不要左一個江少將,右一個江少將了。我年紀比你大,你叫我一聲哥吧。”

              秦小川理解的點點頭。

              江津澤笑道:“你是一個人,還是在等朋友?如果是一個人,那今晚就跟著我吧。”

              江津澤已經盡量放低姿態了,而且也是一番好意,但秦小川還是從他的話里行間中,聽出了一股高高在上的味道。

              什么叫今晚就跟著你?當我是你的馬仔嗎?即使我是一個人,也不能跟著你啊。何況,今晚跟魏明鮮已經約好了。

              隨即,秦小川壓住心中的不悅,擺擺手,笑道:“江兄請自便,我在等朋友。”

              江津澤點點頭,從秦小川的面前走過。不過,很快就停了下來,轉身道:“秦小川,我父親的身體已經完全康復了,手術定在什么時候?”

              秦小川這才想起自己曾經答應過給江老做取彈手術的,稍作沉吟道:“如果不出意外的話,那就定在明天上午吧。”

              “好,明天上午我們再聯系。”江津澤點點頭,轉身進了“天上人間”。

              吹了一下冷風,秦小川走進“天上人間”,馬上有穿著旗袍的迎賓小姐前來問候。

              秦小川說出了“舉案齊眉”的包廂。剛才魏明鮮打電話時說是要他到這里找她。

              迎賓小姐把他帶到后,幫忙敲了房間門后,就側身站在旁邊。

              開門的是有過一面之緣的女人——柳如煙,看著站在門口的秦小川,她優雅的做了個請的手勢,笑盈盈的說道:“小男人來了,請吧。”

              包間里面甚是熱鬧,男男女女大概有十幾個人,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

              令秦小川驚訝的是,在門口剛剛見過的江津澤也在這里,正在和柳如煙合唱庾澄慶的“情非得已”,而魏明鮮卻不見人影。

              江津澤怎么也在這兒?如果不是看到江月吟和柳如煙兩人,秦小川都懷疑自己是不是走錯地方了。
          贵州快三中奖规则及奖金

          <tbody id="kh0he"><div id="kh0he"></div></tbody>

          <track id="kh0he"><span id="kh0he"></span></track>

          1. <span id="kh0he"></span>
              <samp id="kh0he"><td id="kh0he"></td></samp>
              1. <tbody id="kh0he"><div id="kh0he"></div></tbody>

                <track id="kh0he"><span id="kh0he"></span></track>

                1. <span id="kh0he"></span>
                    <samp id="kh0he"><td id="kh0he"></td></samp>
                    1. 爱棋牌官网 重庆时时彩计划app下载 重庆时时手机app 排列五最易中奖方法 北京赛车开奖规律 11选5出前三组万能 澳洲幸运5时时彩开奖结果 秒速时时骗局 快三开奖北京一定牛 竞彩比赛后多久兑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