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kh0he"><div id="kh0he"></div></tbody>

<track id="kh0he"><span id="kh0he"></span></track>

    1. <span id="kh0he"></span>
        <samp id="kh0he"><td id="kh0he"></td></samp>
        1. 黑巖網 > 玄幻小說 > 恐怖修仙世界 > 正文 第374章 不知去向
              災難過后已經有一段時間,城內也漸漸在恢復當中,一直緊閉的城門重新打開。

              畢竟不可能一直閉城,城里的農民、商賈、武者等人也得以出入天涼城。

              有人從城外進來,也有人從城門出去。

              進來的或許不再離開,而是久居下去,也有出去的不再回來。

              圓惠和尚手中正拿著一份案牘,他眼神微冷,案牘上記錄著一件事,有一個人昨天離開天涼城,至今沒有歸來。

              “為什么現在才來匯報?”圓惠和尚看著案牘,他身前的兩個木印力士臉色微變。

              他們感覺到圓惠和尚生氣了,其中一個高一些的力士連忙回道:“大人,最近城內事務繁多,我們也無法一直盯著客棧,有時候不得不離開一小會,我們也是剛剛知道。”

              “我的命令是讓你們給我死盯著他們,你們就這么做的?”圓惠和尚緩緩道,“無論有什么事,你們都不能讓他們師徒離開視線,如果人手不夠,為什么不跟我說?”

              “我可以給你們加派人手!”

              兩個力士不敢再多話,而是低下了頭,“大人恕罪。”

              “你們最好祈禱不要出什么岔子,要不然誰也救不了你們!”圓惠和尚寒聲道,他很少發這么大脾氣。

              圓惠和尚沒有多說,而是揮揮手讓那兩個力士退下。

              他那張陰沉的臉依然銳利看著案牘,昨天凈云那個徒弟了正離開了天涼城,現在都沒有再回來。

              這件事看似很尋常,但在圓惠和尚看來,一點都不尋常。

              凈云師徒已經滯留在天涼城很長的一段時間,幽冥牙襲擊他們沒有離去,遇上蘑菇妖這等災禍,他們還是沒有離去。

              再聯系之前的種種跡象,小佛寺要是沒有企圖,圓惠和尚絕對不會相信。

              但儀鸞司力士的盯梢記錄來看,這對師徒大多數都是留在客棧不出,出來的時候都是城內居民請他們念經超度。

              念經超度并不在禁止范圍內,只要不宣揚佛法,那誰也奈何不了他們。

              現在徒弟了正突然離開天涼城,師父凈云還沒有走,這讓圓惠和尚隱隱感到不安起來。

              那凈云他之前見過很多次,以前顯得很低調,宣揚小佛寺那套佛法之后就會立即離開,但這次留在天涼城,給他的感覺越發奇怪起來。

              圓惠沉著臉想,無論如何小佛寺的事情,都歸他管轄,他不能讓那妖僧亂來禍害了天涼城。

              他在房間內想了一會就站了起來,走出門喚來幕僚:“我出去走一會,但不會離開城內,有事你先替我處理,我會很快回來。”

              幕僚輕聲答應了下來。

              圓惠徑直出了儀鸞司府門,抬頭看了一眼灰暗的天,看來快要下雨了。

              他沉穩前行來到了客棧,盯梢的兩名力士見他來了面面相覷,悄悄過來拜見。

              “凈云在里面嗎?”圓惠冷著臉問。

              “在,一直沒有出去。”力士回答。

              圓惠輕輕點頭,他向著客棧走去,走到客棧門口時,凈云卻是恰好走到門口。

              這一切不知是有意,還是湊合。

              但兩人還是在客棧門口相見了,圓惠更傾向是有意的,凈云或者早已經知道他要來,這讓他心里隱隱警惕起來。

              兩人注視了一瞬,凈云臉上浮現溫和的笑容:“圓惠師兄,這么巧啊。”

              不得不說,要是論起面相,凈云看起來比圓惠更適合宣揚佛法,更容易受到歡迎。

              圓惠從來都不笑,他陰沉著臉:“不是巧,我是來找你的。”

              凈云輕輕點頭:“只是我覺得屋內悶得很,想到外面走走透透氣,要不然我們邊走邊說,師兄看如何?”

              圓惠沉默了一下點頭道:“好,那就走走。”

              他倒是要看看凈云能在他眼前耍什么花樣?

              凈云臉上露出微笑,客氣請圓惠先行。

              兩人近乎齊步出了客棧。

              兩個力士看著圓惠與凈云,一時間不知該不該跟上去。

              “他們日夜盯著我,也是夠辛苦的了,現在有師兄在,就讓他們回去歇息一下吧。”凈云看了一眼那兩個力士,輕聲建議道。

              圓惠揮了揮手,不讓兩個力士跟來。

              至于凈云這個妖僧發現力士盯梢,圓惠不覺得有什么奇怪的,盯了這么久,不發現才奇怪呢。

              圓惠兩人從坑坑洼洼的天涼大道橫穿而過,天涼大道在蘑菇妖一戰損壞,至今還沒完全修補好。

              兩人走入南街東區,巡邏隊營地同樣在這區,這區因為蘑菇妖囚禁人質,遭受了重創,滿目瘡痍。

              天涼城四處都在大興土木,木匠泥瓦匠都不夠用,少人居住的南街東區一時間無法騰出人手來處理,現在還空置著沒有人理會。

              兩人緩緩走在殘破的東區,圓惠看著凈云,他至今都弄不明白凈云究竟想要做些什么事?

              即使大佛寺與小佛寺面不和心更不和,但終究是歸朝廷管轄的勢力,小佛寺應該不至于做太出格的事。

              凈云最多也就是搞些小陰謀針對他,只是他一向謹言慎行,他不知道凈云會如何針對他。

              凈云看著荒涼的南街東區,他眼露悲憫嘆了口氣:“眾生皆苦。”

              圓惠沉默,凈云沒有說錯,怪譎橫行,血厲級怪譎就給天涼城帶來這么大的傷害,確是眾生皆苦。

              只是圓惠心中的想法很快被掩蓋下去,他道:“你是想向我傳播小佛寺的佛法嗎?”

              凈云微笑搖頭:“師兄何必如此,我只是心有感概而已。”

              “這里又沒有外人,何必如此惺惺作態?喚我法名即可。”圓惠臉露譏諷道,他很不喜凈云喚他作師兄。

              兩人來自天然對立的寺廟,本來就應該是天然對立的關系。

              他很厭惡凈云那虛偽的嘴臉。

              凈云沒有答話,他默默前行。

              天邊的烏云陰郁壓抑,想來不用多久就會灑下雨來。

              圓惠走在凈云的左邊,他開口問:“你那小徒弟了正呢?”

              “師兄何必明知故問?”凈云苦笑道。

              “我只知道他離開天涼城,現在都沒有回來,去向不明。”圓惠冷著臉,“這又如何算得上明知故問?”

              圓惠知道他要是不問,凈云肯定不會提及此事,唯有問了,無論凈云如何回答,也許都能聽出一些什么事情來。
          贵州快三中奖规则及奖金

          <tbody id="kh0he"><div id="kh0he"></div></tbody>

          <track id="kh0he"><span id="kh0he"></span></track>

          1. <span id="kh0he"></span>
              <samp id="kh0he"><td id="kh0he"></td></samp>
              1. <tbody id="kh0he"><div id="kh0he"></div></tbody>

                <track id="kh0he"><span id="kh0he"></span></track>

                1. <span id="kh0he"></span>
                    <samp id="kh0he"><td id="kh0he"></td></samp>
                    1. 大乐透高人 天津11选5开奖下载 体育竞猜彩票怎么买 快速赛计划软件下载 进球网推荐 北京赛pk10分析软件 菲律宾5分彩开奖网址 快乐时时 足彩19083期胜负彩老牛推荐 吉林时时几点时间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