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kh0he"><div id="kh0he"></div></tbody>

<track id="kh0he"><span id="kh0he"></span></track>

    1. <span id="kh0he"></span>
        <samp id="kh0he"><td id="kh0he"></td></samp>
        1. 黑巖網 > 都市小說 > 系統讓我去算命 > 正文 第387章 功夫高手
              出了健身房,方恒就趕緊問道:“師父,真要讓我去打拳擊比賽啊?“

              “不是拳擊比賽。”巫俊溫和地回道,“是自由搏擊比賽。”

              方恒:……那比拳擊更恐怖吧?

              “可是師父,我從來沒有打過比賽。”

              “別擔心,”巫俊說道,“距離比賽還有幾個小時,我找個人給你特訓一下。”

              特訓幾個小時?

              方恒總覺得有點不靠譜啊。

              “你放心,有師父在,你想輸都輸不了。”

              聽到這句話,方恒瞬間就有了底氣。

              有師父做后盾,那還怕什么啊?

              挽起袖子干就是了!

              回到酒店,巫俊找到了正在看電視的石頭。

              “有個工作,你想不想做?”

              石頭聽了臉上一喜,當然想要啊,他這幾天住在酒店里,一直在思索今后怎么辦呢。

              現在工作來了,他怎么可能不要?

              “謝謝大師,不知道是什么工作?”

              “請你當臨時教練,”巫俊讓方恒過來,介紹道,“他叫方恒,你今天下午,負責訓練他打拳的基本知識。”

              “行,他以前打過嗎?”

              “沒有,今天剛學,”巫俊笑道,“你有點耐心,訓練一下午,晚上我們還要去和畢查的人打十場車輪賽。”

              石頭瞬間瞪大了眼睛。

              他在畢查的場子里已經有一段時間了,也聽說畢查手下,真的有一些厲害的拳手,平時都是看不見人的。

              這個和他年紀差不多的人,都沒有學過打拳,還要去和他的高手打比賽?

              而且還是十場車輪賽!

              這……這和讓他去送死有什么區別嗎?

              “石頭哥,你好,今天就請你指教了。”

              方恒看到石頭的肌肉,倒是羨慕得不行。

              他也不知道為什么,每天做那么多訓練,現在力量都有三個普通人那么大了,結果一點肌肉都沒有。

              不過師父好像也沒有肌肉,他估計這是他們這個門派的傳統。

              “不行,”石頭說道,“你這相當于去送死,我不能讓你們去。”

              巫俊知道他是好心,便說道:“這樣吧,你現在就可以試試他的實力,看看他夠不夠資格。”

              石頭想了想:“可以,那我們去酒店的健身房。”

              方恒要打比賽的事情,鄒海和范彭很快就知道了,帶著陳水兒(娜姆)和她的弟弟,也來到健身房看熱鬧。

              石頭領著方恒來到杠鈴前:“我要先看看你的力氣,你自己加吧。”

              方恒拿起幾個配重,他從來沒玩過這東西,所以先試了試分量。

              好像不是很重。

              于是他把杠鈴兩頭,分別塞上了七八片,也不知道多重,然后蹲下馬步,一只手抓在杠鈴中間。

              “起來!”

              由于對杠鈴的重量嚴重估計不足,所以這一下有點用力過猛,鼓足了氣勢,結果直接甩到頭頂去了,導致重心不穩,整個人有點踉蹌。

              “哇塞!”陳水兒捂著小嘴,“這么厲害!”

              石頭心中也是萬分驚訝。

              這杠鈴足足九十多公斤啊,居然一只手就這么輕松地提起來了?

              這樣的力量,要是打出一拳,是不是要把人的頭打爆?

              “行了嗎?”方恒期待地問。

              “行了,足夠了!”

              石頭就像撿到一塊罕見的寶玉,他完全可以預見,只要稍微訓練一下,方恒絕對能拿世界搏擊冠軍!

              開玩笑啊,誰能經得起他一拳頭啊?

              不過光有力氣還是不行,還需要技巧。

              技巧分為兩種。

              一種是躲避技巧,怎樣才能不被敵人打到,這是比較關鍵的。

              第二種是攻擊技巧,力氣再大,打不中對手也是無濟于事。

              所以整個下午,石頭都在訓練方恒這兩方面的基礎知識。

              方恒對此也是很感興趣,學得非常認真。

              除了喂魚喂螃蟹,師父難得有任務交給他,他當然不能讓師父丟臉。

              巫俊則拉著鄒海和范彭,稍微商量了一下晚上投資的事情。

              ……

              夜幕降臨的時候,畢查已經做好了完全的準備。

              對他來說,那棟房子已經不是他看重的東西,而且當年基本上是沒花一分錢弄到手的,所以就算送給巫俊,也沒什么關系。

              倒是今晚的比賽,絕對是個賺大錢的好機會。

              這是一挑十的車輪賽,而且他這邊出來的,都是赫赫有名的拳手,所以消息放出去后,光是門票的價格就漲到了平時的十倍,還一票難求。

              來看比賽的,幾乎都是當地的有錢人。

              一些愛好者,不惜從曼谷等地方趕來。

              還有一些華人,聽說是華夏功夫高手來挑戰,更是興奮得放下一切,前來觀戰。

              還不到四點,整個地下室就被擠得滿滿當當。

              下注的地方,擠得針都插不進去。

              這些有錢的愛好者,下起注來比比賽還要瘋狂。

              還有那些華族人,聽說方恒是華人功夫高手,簡直就沒拿錢當錢看,閉著眼睛隨手就砸幾百萬泰銖。

              這也是畢查刻意宣傳造成的結果。

              他深知這些華族人,在這種時候,很多都會毫不猶豫地支持方恒。

              所以他雄心勃勃,聯系了十幾個有過密切合作的大老板,共同開了一個大盤子,準備大賺一筆。

              保險起見,除了他自己安排的幾個高手,還花錢請來一個在國際上都很有名的人,已經取得了85連勝的昆特。

              方恒就算再厲害,打贏了前面九場,仍舊會敗在昆特手下。

              就算他有那個技術打得過昆特,也沒有那個體力。

              只要最后一場方恒輸了,按照目前下注的情況來看,別說一棟房子,二十棟房子都能賺回來。

              這才是他安排這場比賽的真實目的。

              為了炒作氣氛,讓觀眾老爺們看得舒服,覺得刺激,他還特意請來了著名解說,全程說中文。

              畢竟今天到場的,絕大多數都是華族的有錢人。

              “各位觀眾,各位朋友!”時間到了晚上八點,巨大的音箱傳來了解說的聲音,“第一屆挑戰杯——自由搏擊大賽,現在開始!”

              “終于開始了!”

              “快點,你大爺都等不及了!”

              “我們華夏的功夫高手在哪里?”

              ……

              觀眾一陣沸騰,每個人都像打了雞血。

              解說:“這場比賽,來自華夏的功夫高手,將連續挑戰十位自由搏擊高手。只有連續十場勝出,他才能贏取挑戰本,并獲取——1000萬泰銖的獎金!”

              “這將注定是芭提雅自由搏擊史上,史無前例、絕無后者的一場挑戰賽!”

              “現在,有請我們第一位被挑戰者,黑卡——上場!”

              “切——”

              看臺上頓時噓聲一片。

              雖然黑卡之前爆了一個冷門,戰勝了10連勝的石頭。

              但現在的觀眾70%以上都是華人,所以并不怎么買賬。

              黑卡在冷冷清清的戰歌聲中,來到了拳臺上。

              此時的方恒還在休息室里,剛給自己吹了個頭,為了防止頭發散亂,他還噴了很多發膠。

              這時聽著外面山呼海嘯的聲音,他還是有點怯場。

              “師父……”

              “好好打,你行的。”巫俊鼓勵道。

              “不是師父,我是想問一下,”方恒說道,“如果我打贏了,能不能說點帥氣的臺詞。”

              “這個隨你吧。”

              “我知道了師父。”

              解說:“現在,有請來自華夏的功夫高手——方恒!”

              咚——咚——

              “傲氣——面對萬重浪!”

              “熱血——熱像紅日光!”

              ……

              在一首《男兒當自強》的音樂聲中,身披紅色戰袍,雙腿綁著一副綁腿,頭頂帥氣發型的方恒,終于在大家期待已久的目光中,走出了休息室。

              “方恒!方恒!”

              “方恒,只要你贏了,我打賞五十萬!”

              “我打賞一百萬!”

              解說:“方恒的人氣很高!而且人也長得很帥!所有人都在叫他的名字!”

              “好,現在選手已經就位,裁判正在宣讀比賽規則!”

              “切——”

              觀眾集體對著解說豎起了中指。

              什么規則,騙小孩哪!

              解說:“請大家不要這樣對我,我的心靈很脆弱!”

              “好,比賽馬上就要開始了!”

              當——

              隨著一聲鑼響,裁判退開之后,臺上兩個選手開始正面交鋒。

              作為方恒的臨時教練,石頭給方恒的建議是,以不變應萬變。

              因為他沒有經驗,貿然進攻,很可能會被對方抓住弱點反擊。

              這是非常好的建議,但是他萬萬沒有想到的是,黑卡好像也是這么打算的。

              于是兩個人就在拳臺上,你看著我,我看著你,一動不動。

              解說:“看來——雙方都采取了后發制人的戰術,不知道誰會先打破這個僵局呢?”

              十幾秒鐘后。

              “時間在一秒一秒地過去,雙方都還沒有動,誰來打破這個僵局呢?”

              “誰打破僵局?”

              “誰來啊?”

              ……

              解說都要崩潰了,他還是第一次碰到這樣的比賽,兩個選手都太保守了。

              這都一分多鐘了,兩個人就像木雞似的,讓他完全無話可說啊。

              真的好尷尬。

              “方恒!上!”

              “方恒!不要慫,就是干!”

              ……

              看臺上的觀眾也有點煩躁了,開始吵嚷起來。

              “哈哈,什么功夫高手,我看就是個慫逼!”

              “第一場都不敢動手,還挑什么十場車輪賽?簡直不自量力!”

              ……

              方恒聽不下去了,師父還在后面看著他呢,他怎么能夠站在這里不動?

              于是他試著朝前走了一小步。

              但就像古龍的小說中寫的那樣,這一步牽引了對方積蓄已久的氣機,只見黑卡后動而先出招,一條有力的長腿在空氣中揮舞得嗚嗚作響。

              砰砰砰——

              一套連環的踢技,全部擊中方恒的頭部!

              “擊中!”

              “這是黑卡的成名絕技,七連環踢!”

              “全部擊中!”

              “方恒選手,方恒選手已經懵了!”

              “黑卡沒有放過這個機會,馬上將他的腰部纏住,必殺技——”

              砰——

              方恒就像一條麻袋,被橫放在地上。

              石頭心頭一陣惋惜,眼睛都要瞪紅了。

              那天,他就是敗在了黑卡這一招下。

              沒想到今天方恒,和他落得了一樣的下場。

              遭受了這么重的打擊,這位方恒兄弟,怕是輸定了。

              “哈哈,黑卡贏了!”

              “什么功夫高手,比菜雞還要還菜!”

              “滾回華夏去吧!”

              ……

              幾個囂張無比的聲音,回蕩在安靜的地下室里。

              這些都是和畢查聯合開盤的大老板,他們巴不得方恒一上來就被放倒。

              因為方恒輸得越快,他們賺的錢就越多。

              解說:“好像勝負已經分出來了,來自華夏的選手方恒,遭遇了黑卡暴風雨般的踢技之后,又中了一招必殺技,看來已經是……啊——啊——他站起來了!”

              拳臺上,方恒一個鯉魚打挺蹦了起來,精神抖擻。

              “天啊!難以置信!方恒選手,在遭受了這么一連串打擊之后,又站起來了!”

              “不——他是跳起來的,就像剛才沒有受到任何打擊!”

              黑卡也是一臉懵逼,難道剛才我沒用力氣?

              不可能啊,他清楚地感覺到了,剛才每一下都落到了實處,這家伙怎么就像沒事一樣呢?

              看臺上的觀眾,更是激動得快要抓狂。

              “方恒,揍他!”

              “方恒,反擊!”

              ……

              方恒剛才被打了個出其不意,實在是他自己的鍋。

              他沒有想到,對方的進攻這么變化多端,最后那一下橫摔還有點力道,都快有茉莉平時和他打鬧時,四分之一的力度了。

              看來對方還有點門道。

              只是這時候他腦子有點亂,石頭教他的那些招數,有點多,一時想不起來。

              不過沒關系,他記起了個茉莉玩耍時的動作。

              于是他深吸一口氣,凝神屏息,氣沉丹田,重心下沉。

              然后貓起了腰,兩只手作爪狀向前伸出,直勾勾地盯著黑卡。
          贵州快三中奖规则及奖金

          <tbody id="kh0he"><div id="kh0he"></div></tbody>

          <track id="kh0he"><span id="kh0he"></span></track>

          1. <span id="kh0he"></span>
              <samp id="kh0he"><td id="kh0he"></td></samp>
              1. <tbody id="kh0he"><div id="kh0he"></div></tbody>

                <track id="kh0he"><span id="kh0he"></span></track>

                1. <span id="kh0he"></span>
                    <samp id="kh0he"><td id="kh0he"></td></sam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