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kh0he"><div id="kh0he"></div></tbody>

<track id="kh0he"><span id="kh0he"></span></track>

    1. <span id="kh0he"></span>
        <samp id="kh0he"><td id="kh0he"></td></samp>
        1. 黑巖網 > 玄幻小說 > 兔子必須死 > 正文 第241章 你下的去口么?
              方雅點頭。

              秦壽一拍巴掌道:“那就欺負徹底點,行不?”

              方雅驚訝的問道:“你想救他們?他們之前那么對你……”

              秦壽不以為然的道:“道不同,各為其主,算不得多大的仇。但是救命之恩,他們總得報吧?”

              秦壽也算是看出來了,如今天地之間牛鬼蛇神亂跑,鬼知道哪天蹦出個什么實力的主來對付他。身邊要是能有幾個高手,關鍵時刻是能救命的。

              方雅雖然厲害,但是秦壽不認為方雅可以24小時,無死角的保護他。更何況,身為一個大老爺們,總讓姐姐保護,總覺得有那么一點點的自尊心受挫。當然,更多的還是享受……畢竟這死兔子對于臉皮這東西,還是完全不在乎的,他只想得實惠。

              方雅抿嘴一笑,眼中閃過一抹古怪之色,不過還是點頭道:“你隨意。”

              有了方雅的首肯,秦壽卻沒急著出手,而是抱著棒子站在人群的最前面,笑呵呵的看著四個即將被斬的倒霉孩子。

              鬼車等人再看到秦壽,尤其是秦壽身邊的人后,頓時是一臉的死灰之色,知道,今天這一劫,怕是過不去了。

              幾個人兩眼一閉,等死了。

              就在斬妖刀即將落下的時候,秦壽叫道:“住手!”

              監斬官眉頭一皺,眸子瞥向秦壽,見是一只沒見過的兔子,心中冷笑不已。

              妖族天庭的法場,是僅次于主殿最威嚴的地方之一,通常情況下,只有幾種情況才會有人打斷程序。但是打斷方式,絕對不是這么粗暴的!一般都會有一個充足的理由,并且第一時間喊出來,就如同之前那兩個人一般。喊完了,還要拿出信物,否則就是擾亂法場,直接拉過去跟犯人一起砍了。

              對于這兔子,監斬官無比自信的做出了分析,這是一個搗亂的!

              原本監斬官的心情就不太好,現在又來了一個鬧事的,他心情更糟糕了,冷笑一聲,問秦壽:“你是何人……”

              幾乎是同時,正在嚎啕大哭哭訴方雅欺負人的計蒙,呼的一下站了起來,大叫一聲:“要出事!”

              然后計蒙消失在大殿內,出現在法場處,大喊道:“閉嘴!”

              監斬官余光掃了對方一眼,見是一個沒穿衣服,帶樹葉的家伙,他甚至連看臉的興趣都沒有了,直接哈哈狂笑道:“有意思,真是有意思!四個混蛋先殺,再放,再殺也就算了。竟然從未遇到過的擾亂法場,都開始組團出現了,是我天庭的法律威嚴不在了,還是我的斬妖刀不夠鋒利了?”

              “閉嘴!你個傻逼!”計蒙一聽,頓時氣的直跺腳,直接開罵。

              監斬官一聽,頓時大怒:“你才傻X,你才閉嘴!”

              這一頓罵,直接把計蒙罵懵逼了,他長這么大,還第一次被這么小的官罵!

              監斬官見對方不說話了,以為自己的氣勢壓住了對方,于是傲然的一揮手道:“來人,給我把擾亂法場秩序的人拖過去,一起斬了!”

              說完,監斬官傲嬌的仰起頭,環視四周,頗有幾分此地我為王的氣概。

              然而時間過去了一分鐘,四周竟然沒有一個人動的。

              監斬官一愣,眉頭緊皺,剛要怒斥一聲,就聽邊上傳來副監斬官的聲音:“大人,這個抓不得……他好像是計蒙大人。”

              監斬官聽到這里,頓時一愣,下意識的道:“放屁!計蒙大人穿龍鱗盔甲,最是講究!什么時候光著屁股上過街?”

              說著話,他的目光也隨之瞥了過去,這一次他是從頭往下看的,這一看,他只感覺全身一陣發寒,別說什么頭皮發麻了,直接就是靈魂往上沖,差點天靈蓋都掀開了!

              監斬官幾乎下意識的兩腿一彎,直接就跪在了地上,帶著哭腔道:“下官拜見計蒙大人,下官有眼……”

              此時此刻的計蒙,臉是徹底的黑了。他來的匆忙,忘記穿衣服也就算了,這孫子就算認出他來了,難道不會變通一下么?竟然直接點出他的名諱,還TM扯著嗓子喊,這是嫌他不夠丟人么?

              計蒙幾乎咬牙切齒的道:“滾……”

              監斬官連滾帶爬的帶著人撒腿就跑,至于金蟾、山蜘蛛等人,他跟本管都不想管了。換句話說回來,計蒙來了,也沒他管的余地了。

              監斬官跑了,秦壽見來了熟人,屁顛屁顛的來到了計蒙面前,和計蒙并排站好,嘴角微微翹起,左邊的腮幫子鼓起,一口氣順著右邊的嘴角往外用力吹——呼!呼!

              這小風吹的計蒙胯下的樹葉一陣翻騰……

              計蒙腦門上頓時全是黑線,要不是看到方雅就在邊上,他真想給他一巴掌,直接拍死算了。

              既然不能動手,計蒙也只能忍了,氣息外放,壓住了樹葉,任憑秦壽怎么吹,也吹不動了。這才皮笑肉不笑的道:“兔子,你怎么還沒走?”

              秦壽一指山蜘蛛、金蟾等人……

              計蒙眉頭一皺道:“你想讓他們怎么死?”

              聽到這話,山蜘蛛、金蟾、鬼車等人也是一臉氣憤的看了過來,心頭大罵:“這死兔子,這是死也不讓我們死的痛快啊!還想換著花樣折騰我們啊!”

              秦壽見大家都誤會了,兩眼一翻道:“兔爺我是那么兇狠的人么?”

              飛誕一聽,呵呵干笑道:“你偷光了我畢生的珍藏,這比殺了我還狠!”

              秦壽尷尬一笑道:“大人說話,小孩別插嘴……”

              聽到這話,飛誕不但沒生氣,反而撇了一眼秦壽的嘴,嘿嘿的賤笑了起來。

              秦壽一看,腦門上瞬間都是黑線,罵道:“你個死老鼠,不想死,就給我消停的閉嘴!”

              說完,秦壽仰頭看著計蒙道:“兄嘚,這幾個家伙你們殺了,也就是不要了,對吧?”

              計蒙點頭。

              秦壽繼續道:“既然你們不要了,那我廢物利用一下行不?”

              計蒙愕然道:“飛誕從小玩毒,毒入骨髓,不好吃。鬼車味道應該還行吧……其余的,不是蟾蜍就是蜘蛛,你下得去口么?”
          贵州快三中奖规则及奖金

          <tbody id="kh0he"><div id="kh0he"></div></tbody>

          <track id="kh0he"><span id="kh0he"></span></track>

          1. <span id="kh0he"></span>
              <samp id="kh0he"><td id="kh0he"></td></samp>
              1. <tbody id="kh0he"><div id="kh0he"></div></tbody>

                <track id="kh0he"><span id="kh0he"></span></track>

                1. <span id="kh0he"></span>
                    <samp id="kh0he"><td id="kh0he"></td></samp>
                    1. 光大彩票线路网址 美人捕鱼作弊器 澳洲快10开奖结果 欢乐捕鱼季 哪个网站可以买nba彩票 北京时时正规平台 3d试机号近200期查询 云南时时彩开奖结果走势图 重庆时时彩龙虎合走势图八方集团 内蒙古十一选五走势图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