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kh0he"><div id="kh0he"></div></tbody>

<track id="kh0he"><span id="kh0he"></span></track>

    1. <span id="kh0he"></span>
        <samp id="kh0he"><td id="kh0he"></td></samp>
        1. 黑巖網 > 玄幻小說 > 漫漫諸天 > 正文 第四章 那是圣祖嗎?
              在爺孫二人的目光中,高空之上,不知何時撕裂開了一條恐怖的裂縫,而在那裂縫中,有一道暗金色的人形生物,從其中飛了出來。

              與其說是飛,倒不如說是斜飛著墜落下來。

              隨著那暗金色的身影下墜而來,他所過之處,虛空層層破碎,雖然那身影之上根本沒有任何氣息散發出來,但即使如此,單單只是飛過,便使得空間都無法承受,而變得支離破碎。

              “爺爺,快看,飛過來了,飛過來了!”

              隨著身影的不斷下墜,很快,那散發著暗金色光芒的身影在爺孫二人頭頂高空處劃過,在層層空間裂縫中,二人隱約的看清了那神秘身影的樣貌。

              那是一位樣貌看起來很是年輕的男子,一頭黑色長發如瀑布般散開,發尖之處空間接連破碎,給人一種極度詭異而又強大的感覺。

              此人雙眼緊閉,似在沉睡,胸口處有一條貫穿了整個胸膛的刀痕,將整個胸膛切割了開來,不時有毀滅刀芒迸發,將即將愈合的傷口一次次的崩裂,使得整個身軀根本無法完整的合為一體。

              “爺爺,為何我有種想要哭的感覺,我感覺,天似乎塌了!”孩童擦了擦眼角的眼淚,明明他不認得那人,但不知為何,看到那人的傷勢后,眼淚便忍不住的流了下來。

              “孩子,想哭就哭吧,我們人族的支柱,坍塌了!”老者面如死灰,一臉難以置信的神色,將孩童抱起,身形一飛沖天,向著那道身影墜落的方向瘋狂趕去。

              “爺爺,那人究竟是誰啊?”孩童很是不解,一顆心思全都放在那神秘身影上,甚至都忽略了自己爺爺會飛這件事了。

              “那是圣祖,人族的圣祖啊!”老者聲音中帶著哭腔,“天啊,怎么會這樣,圣祖怎么會如同死寂了一般從圣界中墜落,難道我人族,要完了嗎?”

              天際中,一道道流光沖天而起,向著那神秘的身影墜落方向趕去,整個天地間,不知何時,彌漫著一股哀傷的氣息,似乎那被他們無數次傳頌敬仰的‘祖’,已經不在了!

              那暗金色身影墜落的速度并不快,但即使如此,無數修士從四面八方趕來,遙遙的跟隨在他的身后,望著那不時被撕裂的空間,沒有人敢不懼死亡的沖進里面去。

              嗡!

              這一日,這足足飛行了數日之久的暗金色身影,突然間陡然停頓在了半空中,不再繼續向前滑行,而是直挺挺的墜落了下去。

              下方,是一方浩瀚無垠的沙漠,人稱死亡沙漠,里面靈氣枯竭,風暴漫天,別說是凡人了,哪怕是修士,都不愿進入其中,否則體內靈力耗盡,必死無疑。

              轟!

              暗金色身影墜落在了大漠中,轟鳴巨響聲瞬間響徹整個長生界,劇烈的碰撞之力,掀起一陣恐怖的漣漪,漣漪所過之處,大漠瞬間不復存在,轉眼間,化作了一方深不見底,方圓數十萬里的恐怖深淵。

              深淵的半空中,那暗金色的身影緩緩向下墜落,在墜落的過程中,他的胸口處,有暗金色的血液滴落,滴答,滴答,僅僅片刻之間,便滴落了四五滴。

              轟!

              金色血液墜落,霎時間,化作了一方暗金色的海洋,散發著璀璨的神光,既有神圣氣息彌漫,又有死亡毀滅氣息肆虐,整座深淵,片刻之間,便成為了一方深不見底的恐怖海洋。

              噗通!

              暗金色身影在無數修士的注視下,墜入了金色海洋中,至此消失不見,就連原本還不斷撕裂的空間裂縫,也隨之消失,天地間,除了多出了一方浩瀚無垠的神秘海洋外,便再也沒有其他變化。

              “剛剛,那是圣祖嗎?”有人驚懼的問道。

              “是圣祖,我看到他的面容了,肯定是圣祖,這點絕對不會錯!”有修為強大的修士渾身顫抖的喊道。

              “這怎么可能,那可是圣祖啊?連他都出了問題,那我人族豈不是要徹底完了?”

              “這也未必,圣祖有多強諸位想必也清楚,別說是圣祖的肉身降臨了,一滴血若是落下,在沒有大能阻擋的情況下,咱們長生界都得毀滅。但你們看,圣祖的肉身只是在大漠中開辟出了一方海洋,隨后沉沒入其中,這說明,圣祖并沒有死去,最起碼,圣祖沒有徹底的死去!”有修士不信,反駁道。

              “沒錯,圣祖是永生不死的,不可能就這么死去,圣祖只是傷勢太重了,所以選擇在此地修復傷勢,諸位莫慌,我們人族的天,并沒有塌!”

              無數修士站在暗金色海洋的邊緣議論著,但卻并沒有人敢進入那金色海洋半步,實在是那海洋中的氣息太過于恐怖,各種神則迸射,無數的毀滅氣息組成了各種殺陣,隨著海水不斷的流蕩,觸碰者,絕對必死無疑!

              “我來試試!”一位年老的修士神色惶恐中帶著興奮之色,“這金色海洋,乃是圣祖的血液演化而成,里面有無數的神則道紋,若是能在其中修煉,或許真的有機會返本還源,將自身血脈完全化為圣祖之血!”

              老者實力不弱,但卻并沒有達到長生境界,如今的他,壽元已經不多,今日無論如何,他都要試一試,若是運氣好,或許將是一次天大的機緣也說不定。

              深吸了一口氣,老者飛身而起,但身影才剛進入暗金色海洋的上空,頓時間,無數的神則殺招便轟殺而至,將他徹底的滅殺在半空中,光芒閃爍之后,連一絲痕跡都沒有留下。

              “看來,圣祖并不允許我們進去打擾他老人家的休息,諸位,散了吧!”有人族強者嘆了口氣道。

              “是啊,圣祖一滴血便可毀滅一界,這片海洋,乃是圣祖數滴鮮血演化而成,他老人家若是不愿意我們進去,誰去,那都是死路一條!”

              “都散了吧,以后這里,就是禁忌,諸位回去都互相告誡一番,莫要再前來送死了!”

              “小武,我們也走吧,這里是圣祖的休眠之地,不容任何人打擾他老人家的安歇!”眼見眾人一個個離去,懷中抱著孩童的老者,神色復雜的說道。

              “爺爺,走吧,回去,教我武道可以嗎?”

              孩童轉頭望著那暗金色的海洋,雙手拳頭攥的緊緊的,心中暗暗下定了決心,終有一日,他也要成為圣祖那般的人物,一滴血,便可毀滅一界,鎮壓輪回,永生不死!
          贵州快三中奖规则及奖金

          <tbody id="kh0he"><div id="kh0he"></div></tbody>

          <track id="kh0he"><span id="kh0he"></span></track>

          1. <span id="kh0he"></span>
              <samp id="kh0he"><td id="kh0he"></td></samp>
              1. <tbody id="kh0he"><div id="kh0he"></div></tbody>

                <track id="kh0he"><span id="kh0he"></span></track>

                1. <span id="kh0he"></span>
                    <samp id="kh0he"><td id="kh0he"></td></sam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