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kh0he"><div id="kh0he"></div></tbody>

<track id="kh0he"><span id="kh0he"></span></track>

    1. <span id="kh0he"></span>
        <samp id="kh0he"><td id="kh0he"></td></samp>
        1. 黑岩网 > 玄幻小说 > 漫漫诸天 > 正文 第四章 那是圣祖吗?
              在爷孙二?#35828;?#30446;光中,高空之上,不知何时撕裂开了一条恐怖的裂缝,而在那裂缝中,有一道?#21040;?#33394;的人形生物,?#24736;?#20013;飞了出来。

              与其说是飞,倒不如说是斜飞着坠落下来。

              随着那?#21040;?#33394;的身影下坠而来,他所过之处,虚空层层破碎,虽然那身影之上根本没有任何气息散发出来,但即使如此,单单只是飞过,便使得空间都无法承受,而变得支离破碎。

              “爷爷,快看,飞过来了,飞过来了!”

              随着身影的不断下坠,很快,那散发着?#21040;?#33394;光芒的身影在爷孙二人头顶高空处划过,在层层空间裂缝中,二人隐约的看清?#22235;?#31070;秘身影的样貌。

              那是一位样?#37096;?#36215;来很是年轻的?#20982;櫻?#19968;头黑色长发如瀑布般散开,发尖之处空间接连破碎,给人一种极度诡异而又强大的感觉。

              此人双眼紧闭,似在?#20102;?#33016;口处有一条贯穿了整个胸膛的刀痕,将整个胸膛切割了开来,不时有毁灭刀芒迸发,将即将愈合的伤口一次次的崩裂,使得整个身躯根本无法完整的合为一体。

              “爷爷,为何我有种想要哭的感觉,我感觉,天似乎塌了!”孩童擦了?#35010;?#35282;的眼泪,明明他不认得那人,但不知为何,看到那?#35828;?#20260;势后,眼泪便忍不住的流了下来。

              “孩子,想哭就哭吧,我们人族的支柱,坍塌了!?#23849;?#32773;面如死灰,一脸?#23721;?#32622;信的神色,将孩童抱起,身?#25105;?#39134;冲天,向着那道身影坠落的方向疯狂赶去。

              “爷爷,那人究竟是谁啊?”孩童很是不解,一颗心思全都放在那神秘身影上,甚至都忽略了?#32422;?#29239;爷会飞这件事了。

              “那是圣祖,人族的圣祖啊!?#23849;?#32773;声音中带着哭腔,“天啊,怎么会这样,圣祖怎么会如同死寂了一般从圣界?#20982;?#33853;,难道我人族,要完了吗?”

              天际中,一道道流光冲天而起,向着那神秘的身影坠落方向赶去,整个天地间,不知何?#20445;?#24357;漫着一股哀?#35828;?#27668;息,似乎那被他们无数次传颂敬仰的‘祖’,已经不在了!

              那?#21040;?#33394;身影坠落的速度并不快,但即使如此,无数修士从四面八方赶来,遥遥的跟随在他的身后,望着那不时被撕裂的空间,没有人敢不惧死亡的冲进里面去。

              嗡!

              这一日,这足足飞行了数日之久的?#21040;?#33394;身影,突然间陡然停顿在了半空中,不再继续向前滑行,而是直挺挺的坠落了下去。

              下方,是一方浩瀚无垠的沙漠,人称死亡沙漠,里面灵气枯竭,风暴漫天,别说是凡人了,哪怕是修士,都不愿进入其中,否则体内灵力耗尽,必死无疑。

              轰!

              ?#21040;?#33394;身影坠落在了大漠中,轰鸣巨响声瞬间响彻整个长生界,剧烈的碰撞之力,?#30772;?#19968;阵恐怖的涟漪,涟漪所过之处,大漠瞬间不?#21019;?#22312;,转眼间,化作了一方深不见底,方圆数十万里的恐怖深渊。

              深渊的半空中,那?#21040;?#33394;的身影缓?#21512;?#19979;坠落,在坠落的过程中,他的胸口处,有?#21040;?#33394;的血液滴落,滴答,滴答,仅仅片刻之间,便滴落了四五滴。

              轰!

              金色血液坠落,霎时间,化作了一方?#21040;?#33394;的海洋,散发着璀璨的神光,既有神圣气息弥漫,?#38047;?#27515;亡毁灭气息肆虐,整座深渊,片刻之间,便成为了一方深不见底的恐怖海洋。

              噗通!

              ?#21040;?#33394;身影在无数修士的注视下,坠入了金色海洋中,至此消失不见,就连原?#20928;?#19981;断撕裂的空间裂缝,也随之消失,天地间,除了多出了一方浩瀚无垠的神秘海洋外,便再也没有其他变化。

              “刚刚,那是圣祖吗?”有人惊惧的问道。

              “是圣祖,我看到他的面容了,肯定是圣祖,这点绝对不会错!”有修为强大的修士浑身颤抖的喊道。

              “这怎么可能,那可是圣祖啊?连他都出了问题,那我人族岂不是要彻底完了?”

              “这也未必,圣祖有多强诸位想必也清楚,别说是圣祖的肉身降临了,一滴血若是落下,在没有大能阻挡?#37027;?#20917;下,咱们长生界都得毁灭。但你?#24378;矗?#22307;祖的肉身只是在大漠中开辟出了一方海洋,随后沉没入其中,这说明,圣祖并没有死去,最起码,圣祖没有彻底的死去!”有修士不信,反驳道。

              “没错,圣祖是永生不死的,不可能就这么死去,圣祖只是伤势太重了,所以选择在?#35828;?#20462;复伤势,诸位莫慌,我们人族的天,并没有塌!”

              无数修?#31354;?#22312;?#21040;?#33394;海洋的边缘议论着,但却并没有人敢进入那金色海洋半步,实在是那海洋中的气息太过于恐怖,各种神则迸射,无数的毁灭气息组成了各种?#38381;螅?#38543;着海水不断的流荡,触碰者,绝对必死无疑!

              “我来试试!”一位年老的修士神色惶恐中带着兴奋之色,“这金色海洋,乃是圣祖的血液演化而成,里面有无数的神则道纹,若是能在其中修炼,或许真的有机会?#24403;净?#28304;,将自身血脉完全化为圣祖之血!”

              老者实力不弱,但却并没有达到长生境界,如今的他,寿元已经不多,今日无论如何,他都要试一试,若是运气好,或许将是一次天大的机缘也说不定。

              深吸了一口气,老者飞身而起,但身影才?#25112;?#20837;?#21040;?#33394;海洋的上空,顿时间,无数的神则?#38381;斜?#36720;杀而至,将他彻底的灭杀在半空中,光芒?#20102;?#20043;后,连一丝痕迹都没有留下。

              “看来,圣祖并不?#24066;?#25105;们进去打扰他老人家的休息,诸位,散了吧!”有人族强者叹了口气道。

              “是啊,圣祖一滴血便可毁灭一界,这片海洋,乃是圣祖数滴鲜血演化而成,他老人家若是不?#25954;?#25105;们进去,谁去,那都是死路一条!”

              “都散了吧,以后这里,就是禁忌,诸位回去都互相告诫一番,莫要再前来送死了!”

              “小武,我们也走吧,这里是圣祖的休眠之地,不容任何人打扰他老人家的安歇!”眼见众人一个个离去,怀中抱着孩童的老者,神色复杂的说道。

              “爷爷,走吧,回去,教我武道可以吗?”

              孩童转头望着那?#21040;?#33394;的海洋,双手拳头攥的紧紧的,心中暗暗下定了决心,终有一日,他也要成为圣祖那般的人物,一滴血,便可毁灭一界,镇压?#21482;兀?#27704;生不死!
          贵州快三中奖规则及奖金

          <tbody id="kh0he"><div id="kh0he"></div></tbody>

          <track id="kh0he"><span id="kh0he"></span></track>

          1. <span id="kh0he"></span>
              <samp id="kh0he"><td id="kh0he"></td></samp>
              1. <tbody id="kh0he"><div id="kh0he"></div></tbody>

                <track id="kh0he"><span id="kh0he"></span></track>

                1. <span id="kh0he"></span>
                    <samp id="kh0he"><td id="kh0he"></td></sam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