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kh0he"><div id="kh0he"></div></tbody>

<track id="kh0he"><span id="kh0he"></span></track>

    1. <span id="kh0he"></span>
        <samp id="kh0he"><td id="kh0he"></td></samp>
        1. 黑巖網 > 其他小說 > 踏星 > 正文 第七百三十四章 再入道源宗
              收起猩紅豎眼,這是得自無殤的,陸隱沒事就拿出來看看,試探周圍是否有反應。

              明嫣在十天前正式登基,成為神武帝國歷史上第一位女皇,繼承神武王名號。

              她與明照書不同,明照書是逼迫明照天禪位,強行跟域外合作,引起整個大陸反對,這才有無止盡的戰爭,他也用自己的死為自己做過的事負責,明嫣雖然是明照書的女兒,但宣判明照書罪行,穩定民心,又是明家唯一的傳人,繼承神武帝國遭遇的反對很少很少。

              而且如今域外文化入侵,神武大陸很多人已經適應,不再通過這點反對明嫣,所以明嫣繼位很順利。

              明都帝宮,御書房,明嫣神色疲憊,拿起奏折批閱,她已經習慣了。

              敲門聲響起,“進”。

              陸隱走了進來。

              看到是陸隱,明嫣大喜,“陸大哥,你進來不用敲門的”。

              陸隱笑道,“基本的規矩還是要有的,哪怕你是我的人”。

              一句話讓明嫣羞澀。

              “怎么樣,繼位后的日子還習慣嗎?”陸隱走到明嫣身旁,攬起她肩膀問道,鼻中聞到的,是她的芬芳。

              明嫣將頭靠在陸隱懷中,“已經習慣了,跟在穆王府沒什么不同”。

              陸隱點頭,“那就好”。

              “對了陸大哥,這個給你”明嫣復雜的拿出一封染血書信,遞給陸隱,“這是父皇臨死前寫給你的”。

              陸隱接過,當著明嫣的面拆開,看了起來。

              信的內容很短,這是一封托孤信,明照書盡管逼迫明嫣繼承神武帝國,但在他內心深處,尤其是瀕臨死亡的一刻,他還是不忍,于是希望陸隱可以把明嫣帶走,如果明嫣過得不開心的話,至于神武帝國,他沒說,提都沒提。

              一個父親死亡關頭想到的只有女兒,什么大業都不重要。

              信很輕,沒有重量,但陸隱卻覺得很沉重,明照書字里行間很樸實,卻代表了他一生最真摯的感情,一個父親對女兒的關愛。

              明嫣看著陸隱,她沒有看過信,很想知道內容。

              陸隱把信給她,明嫣看了,然后哭了,哭的很傷心。

              陸隱抬起明嫣的頭,替她抹去眼淚,“再問你一遍,你真想留下嗎?你父親已經答應讓你離開,他不需要你來承擔這份基業”。

              明嫣拭去眼淚,堅定道,“我要留下,我要為父皇洗刷罪名,父皇應該名揚千古,他是為了整個大陸的未來才跟域外合作,他是為了所有人的未來,這些人一天不理解父皇,我一天不會走”。

              陸隱嘆口氣,他就猜到會這樣。

              “不管你做什么決定,陸大哥都支持你,你要記住,你的身后不是沒人,你還有陸大哥”陸隱柔聲道,抱住明嫣。

              明嫣小聲恩了一聲,她很無助,但這份無助,也只有在這個男人面前才會表現,在其他人面前,她就是女皇。

              “對了,你跟她怎么變換的?”陸隱問道,好奇看著明嫣。

              明嫣低聲道,“其實她蘇醒的時間不能太長,她是因為毒素才分裂的第二重人格,所以白天都是我,晚上才會有一段時間變成她,如果有危險,她也會自動蘇醒”。

              “這么說不僅你能知道她做的事,她也能知道你做的事?”陸隱驚奇。

              明嫣點點頭。

              陸隱臉色苦了下來,“晚上她就會蘇醒,那以后怎么辦?”。

              明嫣迷茫,“什么以后?”。

              陸隱湊到明嫣耳邊低語著,明嫣一聽臉色羞紅,連忙推開陸隱,“誰,誰會跟你那個,你,你太壞了”。

              陸隱大笑,不過隨后他就笑不出來了,白發明嫣出現,冷眼瞪著他,“再敢調戲本皇,小心埋了你”。

              “你不是晚上才蘇醒嗎?”陸隱驚呆。

              白發明嫣冷哼,“出去”。

              陸隱無奈,看著白發明嫣,“你雖然是第二重人格,但內心感情是一樣的吧,你應該跟明嫣一樣喜歡我才對”。

              白發明嫣眼睛瞇起,“自作多情,小心本皇埋了你”。

              陸隱奇怪,“你這句話哪學來的?”。

              白發明嫣目光一閃,重新坐下處理奏折。

              陸隱看著白發明嫣,忽然感覺放心了不少,明嫣性子柔弱,讓她處理這么大的神武帝國未免吃力,但白發明嫣不同,行事果決狠辣,這才是一個帝王應該有的氣魄,有她在,明嫣不至于吃虧。

              “以后,麻煩你了”陸隱忽然道。

              白發明嫣正御批奏折,聽到陸隱的話身體一頓,“你要走了?”。

              陸隱點頭,“有你在,我放心,自己保重”。

              白發明嫣依然看著奏折,“本皇肯定會埋了你”,陸隱無語,“但,只有本皇能埋了你,在埋你之前,不要出事”白發明嫣冷漠加了一句。

              陸隱心中一暖,這或許就是白發明嫣關心他的方式。

              “好,我知道了,我等著你埋我”,說著,陸隱身形忽然消失,蜻蜓點水般親了白發明嫣一口,然后再度消失。

              白發明嫣大怒,“好大的膽子,敢輕薄本皇,下次見面,本皇一定埋了你”。

              上空,一件紅色紗衣飄落,落在白發明嫣身前,這是得自真解殿的收藏之一,是解語武器,也有防御的能力,陸隱在尋找新人類聯盟的時候抽空搖骰子,利用近兩萬星能晶髓,將這件紗衣的防御能力提升到近乎二十萬左右,也就是說這件紗衣至少可以防御狩獵境巔峰強者攻擊。

              他能做的只有這么多,整個神武大陸能攻破這件紗衣防御的人不存在,即便外宇宙都很少,有了這件紗衣,至少能保證明嫣安全,至于下毒,陸隱還真不信有人可以毒死現在的明嫣。

              說起來,白發明嫣因為新人類聯盟的生命之毒出現,連木先生都知道那種毒,可見新人類聯盟對那種毒很重視,白發明嫣可以吸收那種生命之毒,未來,或許對新人類聯盟的威脅很大。

              在神武大陸耽誤了一個月的時間,幸虧大宇帝國有內閣,四閣處理政務,才不至于太繁忙。

              聯軍已經順利匯合,在確定的地點整訓,流螢紫山這段時間很正常,陸隱讓詭刺監視她,沒有再出現那種光團。

              而陸隱曾與各方勢力確認的特種部隊,也快要集結完畢。

              特種部隊又名特快反應部隊,目前確認一百一十三人,全部都是漫步星空的強者,這只是初期構架,里面的高手來自各大勢力,需要時間磨合,一旦陸隱可以完全掌控這支部隊,他就可以把改造人安插進去,將這支部隊打造成足以縱橫外宇宙的超強力量,成為他手中的一把尖刀。

              這一個月,維家沒有閑著,維容早就不見蹤影,陸隱相信他在合縱連橫,想要聯合中一片疆域對抗他,他早已跟眼鏡女霧子商量過,讓瑪法星派人搗亂,總之不能讓維容那么輕松。

              東疆聯盟成立一個月,東一片疆域資源整合的很順利,沿途不少曾經隱藏的星際海盜被端掉,無盡航運表現的非常積極。

              陸隱感受到了無盡航運,梅比斯銀行,極光飛船公司,三葉草公司等巨頭的善意,同樣也感受到了來自宙盾的惡意,皇庭第二隊發現不少黑暗勢力的修煉者進入真宇星,陸隱懷疑就來自宙盾。

              他最關心的其實是枯偉,宇姓一脈現在成了他心中的一根刺,不確定不死宇山是否死亡,讓他有些不安。

              但枯偉這一個月什么都沒找到。

              急也沒用,如果宇姓一脈真的想隱藏,陸隱自問很難找到,連新人類聯盟都找不到,更不用說他了。

              將李子默安排加入皇庭第一隊,陸隱回到紫山王府,背負九天翅,握住長矛,緩緩坐在了道蒲上,距離上次進入道源宗廢墟過去了五個月,十決跟域子的戰斗應該減緩了,是時候進去了。

              隨著眼前畫面一轉,陸隱再次進入了道源宗廢墟,出現在了那片漂浮的陸地之上。

              當初白騎士逼他登上陸地的時候就說過,再來道源宗廢墟就會直接出現在這里,這里,是山海,這里,隱藏著祖境傳承。

              陸隱剛剛站定,只感覺天旋地轉,腳下陸地在朝著大海砸去,不對,不是砸,是吸,海底有龐大的吸力將這片陸地吸過去。

              一旁,兩道人影驚愕的看著他。

              陸隱轉過頭去,看到了兩個熟人,白騎士與——尚榮。

              一瞬間,陸隱頭皮發麻,有種罵人的沖動,到底多差的運氣,一進來就碰到這兩人對決,等等,他目光掠過白騎士與尚榮,看到了遠處還有天空陸地被海底吸去,陸地上也有人影,能參與到白騎士與尚榮對決的戰場,不會都是十決跟域子吧?自己掉坑里了?

              白騎士呆呆望著陸隱,一別數月,此人居然這時候出現,真會挑時候。

              尚榮同樣驚訝望著陸隱,沒見過這個人,應該不是第五大陸余孽,第五大陸十決他們這幾個月都見過了,也都交過手,第五大陸只有十決能進來。

              “不好意思,是不是打擾你們了”陸隱開口,表情不太自然,有些苦澀。

              白騎士沒說話。

              陸地朝著海底而去。
          贵州快三中奖规则及奖金

          <tbody id="kh0he"><div id="kh0he"></div></tbody>

          <track id="kh0he"><span id="kh0he"></span></track>

          1. <span id="kh0he"></span>
              <samp id="kh0he"><td id="kh0he"></td></samp>
              1. <tbody id="kh0he"><div id="kh0he"></div></tbody>

                <track id="kh0he"><span id="kh0he"></span></track>

                1. <span id="kh0he"></span>
                    <samp id="kh0he"><td id="kh0he"></td></samp>
                    1. 吉林11选五走势图27期 pkapp pk10每天开多少期 12选5杀号公式大全 10即可玩的在线棋牌 南粤36好彩3开奖 河北时时计算公式 老时时走势图经 足彩竞彩14场胜负彩 ps4vr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