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kh0he"><div id="kh0he"></div></tbody>

<track id="kh0he"><span id="kh0he"></span></track>

    1. <span id="kh0he"></span>
        <samp id="kh0he"><td id="kh0he"></td></samp>
        1. 黑岩网 > 其他小说 > 龙抬头 > 正文 675 一个跳梁小丑
              <>姑苏城和金陵城的人竟然都来了!

              我能想到他们为什么来,之前李贺春不是利用我,把韩晓彤给换回来了吗?#31354;?#20107;慕容云干得垃圾了,等到天黑也?#35805;?#25105;给?#28982;?#26469;,肯定要找颠爷商量对策,颠爷又会通知王仁,王仁又会告诉莫鱼……

              我张龙别的不敢吹,过命的兄弟还是有几个的!

              于是两边的人一合计,决定杀到扬州城来救?#39029;?#21435;,而且我敢肯定来得都是精英。『→網.520』,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36824;?#20004;地调遣、统筹、安排、计划,肯定要费很多时间,所以来到这里天都亮了。

              最重要的是,彭利民暂时出不了?#21073;?#25152;以他们才能肆无忌惮地闯进来,不然在扬州城外就要被拦下了吧。

              大伙一来,?#23545;?#22320;就看到我们几人被苏亮给包围了,也来不及有其他废话,直接两边包抄杀了上来。一场拼死之搏,愣是成了一场史无前例的大混战——在扬州城是史无前例的,杀手门和隐杀组斗得最凶时,也没有几千人在街上打架。

              说到底,还是占了彭利民暂时出不了山的便宜。

              总之,两边的人迅速斗了起来,我们这边的人手腕上都绑着红?#30475;?#25152;以很好辨认,但凡飘红的都是我们的人。大家喊打喊杀地冲了上来,确定?#19968;?#23433;全以后,好多人又喊起了口号:“龙虎出征、寸草不生!”

              “龙虎出征,寸草不生!”

              一时之间,“龙虎出征、寸草不生”的口号此起彼伏,响彻整条大街,显得杀气腾腾。这里是富人区,本来人就挺少,现在更是方便我们发挥。大家和苏亮的人斗在一起,四处都是喊杀声、惨叫声、怒吼声和斥骂声,当然也少不了鲜血飞溅和?#20804;?#26029;臂的镜头。

              这还是颠爷他们加入龙虎商会以后,第一次参加“龙虎出征”的战役,也是相当兴奋,吼得?#20154;?#22768;音都大,他是真担得上“老当益?#22330;?#36825;几个字。

              虽然这里是扬州城,是苏亮的主场,但我们这边依旧?#20982;?#21387;倒性的优势。第一,我们这边来得基本都是精英,除了各种猎鹰军、捕鹰军、屠鹰军,还有隐杀组的混在其中;第二,我们这边高手不少,黄阶上品、中品、下品比比皆是,还有颠爷他们那?#21644;?#24426;悍的兄弟。

              所以,两边的人数虽然差不多,但苏亮还真不是我们的对手!

              简直就是碾压,当场就把苏亮那边干得落花流水。

              我们的人一?#21073;?#21035;提我有多兴奋了,底气也一下足了起来。苏亮不是要跟我们干吗,来啊,咱们好好干上一场。?#19978;?#29616;场太混乱了,我一时间找不到他人在哪,不然非得好好收拾他一顿不可。

              我正四处找着苏亮,大飞、莫鱼他们已经来到了我的身边。

              “张龙!”

              “龙爹!”

              两人和我打着招呼,我先握住莫鱼的手,说你怎么亲自来了?

              莫鱼不是武将,很少参与战斗,这次竟然亲自来扬州城。莫鱼说道:“听说你在扬州城有难,差点?#35805;?#25105;给?#34987;担?#25152;以亲自来了!”

              “是啊,我们不让他来,他还非要过来!”大飞摇头叹气。

              我和莫鱼说话,大飞就在旁边护法,持着钢刀虎视眈眈,提防有人过来偷袭。其?#30340;?#26377;人偷袭啊,苏亮那边各个哭爹喊娘,跑都来不及了。我说:“大飞,你别在这呆着,上去多砍几个敌人,给下面的兄弟打个样啊!”

              大飞哭丧着脸:“龙爹,你可饶了我吧,这种阵势吓都吓死我了!”

              大飞就这点出息,平时牛皮吹得震天响,一到关键时刻就萎,想方设法往我身前窜,觉得和我在一起是最安全的。

              总之,他们能来我很感动,尤其莫鱼,几乎从来不参战的,这?#25105;?#36807;来了。

              莫鱼问我:“赵虎呢,晓彤呢,怎么没见他俩?”

              我说:“被酒中仙带走了!这事说来话长,回去再慢慢给你讲。”

              莫鱼说好。

              这时候,我们这边基本已经确定胜局,苏亮那边逃的逃、散的散,?#19978;?#27809;?#20982;?#21040;苏亮,估计跑得?#20154;?#37117;快。王仁、颠爷他们也都围了上来,纷纷跟我打着招呼,询问我的情况。

              ?#19968;姑?#26377;说话,晨哥就狠狠怒斥王仁:“谁让你过来的,你的任务是守好姑苏城,万一被杀手门的趁虚而入,你能负得起这个责吗?”

              王?#26102;?#26469;是一片好心才过来的,结果一上来就被晨哥骂成这样,?#25104;?#20063;不好看,连忙向我求助。

              我赶紧说:“晨哥你别这样,王仁也是一片好意,他要不来咱们岂不撂在这了?”

              “就是撂在这里,也不能随便擅离职守!”晨哥严肃地说:“不许有下一次了,听到没有?”.. 首发

              “听到啦……”王仁很无奈地应着。

              晨哥就是这个脾气,再多劝他也没有用,我只好冲王仁使着眼色,让他别太计较。我又跟颠爷说话,谢谢他来帮我,和我想的一样,果然是慕容云跟他说得这事,他又告诉王仁,才有了现在这一幕。

              大家都问我怎么回事,?#36824;?#29616;在也不是说话的场合。

              我看看左?#36965;?#25112;斗基本已经结束,我们这次出征扬州城,一点都没丢脸,算是既有面子,又有里子。?#36824;?#20063;就这一次了,彭利民可不是吃素的,不四处抓我才有鬼了,得尽快躲到姑苏城才行,等到天空彻底大亮,彭利民就得来了。

              “撤!”

              我对众人下令。

              别看我们打了一场胜仗,但扬州城是拿不下的,我们和李家的关?#36947;?#25104;这样,已经完全处于不可调和的状态了。

              大家都听我令,纷纷开始撤退,车子就在街口,去坐车就行了。我们一大群人正往前跑,又听身后传来喝骂:“这就跑了吗,一群胆小鬼!以后再敢来扬州城,看我?#35805;?#20102;你们的皮!”

              回头一看,就见苏亮不知什么时候又出来了,站在大?#31181;?#22830;骂骂咧咧,看上去很是威风,好像真是他把我们给打跑的。

              大家当然怒不可遏,好几个人就想返回去收拾他,但被我制止了,我说:“跟他计较个啥,一个跳梁小丑!”

              接着,我又朗声说道:“苏老三,山不转水转,咱俩迟早还有见面的一天,到时候别被我打得叫爷爷就行!”

              苏亮还是骂骂咧咧:“你现在就过来,看谁把谁打得叫爷爷!”

              我作势要往回冲,苏亮顿时吓得撒腿就跑,我们这边当然一片大笑。

              “苏老三,后会有期!”我大?#20982;牛?#21644;众人一起往前跑去。

              “你他妈的有能耐别跑啊……”苏亮还在逞口舌之威。

              我们谁也没有理他,立刻奔到街口,各自坐上了?#25285;?#21254;匆忙忙往姑苏城赶。得赶紧走,再不走来不及了,扬州城不是我们能呆的地儿。经过一?#20851;?#26432;,我是真累,上了一辆丰田埃尔法,进去就把座椅给放倒了,闭目养神、休养生息。

              晨哥、王仁、莫鱼、颠爷、大飞和我坐一辆?#25285;?#22467;尔法有七个座,本来加上?#20928;?#38750;常合适,但是因为我把座椅放倒,多占了一个座,就?#36824;?#22352;了。

              我看了看左?#36965;?#36214;谁下去也不合适,便说:“大飞,你坐其他车吧。”

              “我不!”大飞恼火地说:“龙爹,哪有把儿子赶下车的道理?”

              最后大飞自作主张,把?#20928;?#32473;扯下去了,亲自给我?#24378;?#36710;。

              车子平稳地朝姑苏?#24378;?#21435;。

              路上,晨哥负责给大家?#24425;?#25972;个?#24405;?#30340;经过,从杀手门到李贺春,还有黑狼和酒中仙,讲得十分清楚。当然后面小三子和中品原石就没讲了,也没必要讲。大家听完均是咋舌不已,说我们这一晚上着实是太?#37327;?#20102;。

              大飞听着听着都哭了,一边开车一边擤鼻涕。

              我莫名其妙:“你哭什么?”

              大飞说道:“?#19968;?#29241;又被人带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他了!还好龙爹陪伴着我,不然我就成没爹没娘的孤儿了!”

              晨哥第一次和大飞打交道,对这一幕当然匪夷所思,不知道三十多岁的大飞,怎么会是我和赵虎的儿子,当然在车上他也不好意思问。大飞哭得很凶,好像真的伤心,鼻涕纸都用了一大摞,我说:“要不你去加入杀手门吧,这样就能见到你虎爹了。”

              大飞立刻就不哭了,眼泪迅速一擦,面无表情地说:“我觉得还是和龙爹在一起比较好。”

              其实我?#39184;?#24819;赵虎,在扬州城虽?#24187;?#21574;几天,但却是我近来最快乐的一段时光了。和赵虎在一起的那种快乐,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之前还打算让赵虎加入隐杀组,这样我们就能长期在一起了,?#19978;?#36824;是拗?#36824;?#37202;中仙,我们在他面前太无力了。

              好在赵虎和韩晓彤肯定?#30343;攏?#21482;能期待以后再见面了。

              在这期间,我们都要变得非常强大才可以啊。

              只有强大,才能保护身边的兄弟,还有我们的女人!

              我摸着口袋里的一颗极品融气丸、一颗上品融气丸,还有一块中品原石,相信那一天应该不久了吧……

              </br>

              </br>
          贵州快三中奖规则及奖金

          <tbody id="kh0he"><div id="kh0he"></div></tbody>

          <track id="kh0he"><span id="kh0he"></span></track>

          1. <span id="kh0he"></span>
              <samp id="kh0he"><td id="kh0he"></td></samp>
              1. <tbody id="kh0he"><div id="kh0he"></div></tbody>

                <track id="kh0he"><span id="kh0he"></span></track>

                1. <span id="kh0he"></span>
                    <samp id="kh0he"><td id="kh0he"></td></sam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