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kh0he"><div id="kh0he"></div></tbody>

<track id="kh0he"><span id="kh0he"></span></track>

    1. <span id="kh0he"></span>
        <samp id="kh0he"><td id="kh0he"></td></samp>
        1. 黑巖網 > 其他小說 > 龍抬頭 > 正文 675 一個跳梁小丑
              <>姑蘇城和金陵城的人竟然都來了!

              我能想到他們為什么來,之前李賀春不是利用我,把韓曉彤給換回來了嗎?這事慕容云干得垃圾了,等到天黑也沒把我給等回來,肯定要找顛爺商量對策,顛爺又會通知王仁,王仁又會告訴莫魚……

              我張龍別的不敢吹,過命的兄弟還是有幾個的!

              于是兩邊的人一合計,決定殺到揚州城來救我出去,而且我敢肯定來得都是精英。『→網.520』,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不過兩地調遣、統籌、安排、計劃,肯定要費很多時間,所以來到這里天都亮了。

              最重要的是,彭利民暫時出不了山,所以他們才能肆無忌憚地闖進來,不然在揚州城外就要被攔下了吧。

              大伙一來,遠遠地就看到我們幾人被蘇亮給包圍了,也來不及有其他廢話,直接兩邊包抄殺了上來。一場拼死之搏,愣是成了一場史無前例的大混戰——在揚州城是史無前例的,殺手門和隱殺組斗得最兇時,也沒有幾千人在街上打架。

              說到底,還是占了彭利民暫時出不了山的便宜。

              總之,兩邊的人迅速斗了起來,我們這邊的人手腕上都綁著紅絲帶,所以很好辨認,但凡飄紅的都是我們的人。大家喊打喊殺地沖了上來,確定我還安全以后,好多人又喊起了口號:“龍虎出征、寸草不生!”

              “龍虎出征,寸草不生!”

              一時之間,“龍虎出征、寸草不生”的口號此起彼伏,響徹整條大街,顯得殺氣騰騰。這里是富人區,本來人就挺少,現在更是方便我們發揮。大家和蘇亮的人斗在一起,四處都是喊殺聲、慘叫聲、怒吼聲和斥罵聲,當然也少不了鮮血飛濺和殘肢斷臂的鏡頭。

              這還是顛爺他們加入龍虎商會以后,第一次參加“龍虎出征”的戰役,也是相當興奮,吼得比誰聲音都大,他是真擔得上“老當益壯”這幾個字。

              雖然這里是揚州城,是蘇亮的主場,但我們這邊依舊有著壓倒性的優勢。第一,我們這邊來得基本都是精英,除了各種獵鷹軍、捕鷹軍、屠鷹軍,還有隱殺組的混在其中;第二,我們這邊高手不少,黃階上品、中品、下品比比皆是,還有顛爺他們那群挺彪悍的兄弟。

              所以,兩邊的人數雖然差不多,但蘇亮還真不是我們的對手!

              簡直就是碾壓,當場就把蘇亮那邊干得落花流水。

              我們的人一到,別提我有多興奮了,底氣也一下足了起來。蘇亮不是要跟我們干嗎,來啊,咱們好好干上一場。可惜現場太混亂了,我一時間找不到他人在哪,不然非得好好收拾他一頓不可。

              我正四處找著蘇亮,大飛、莫魚他們已經來到了我的身邊。

              “張龍!”

              “龍爹!”

              兩人和我打著招呼,我先握住莫魚的手,說你怎么親自來了?

              莫魚不是武將,很少參與戰斗,這次竟然親自來揚州城。莫魚說道:“聽說你在揚州城有難,差點沒把我給急壞,所以親自來了!”

              “是啊,我們不讓他來,他還非要過來!”大飛搖頭嘆氣。

              我和莫魚說話,大飛就在旁邊護法,持著鋼刀虎視眈眈,提防有人過來偷襲。其實哪有人偷襲啊,蘇亮那邊各個哭爹喊娘,跑都來不及了。我說:“大飛,你別在這呆著,上去多砍幾個敵人,給下面的兄弟打個樣啊!”

              大飛哭喪著臉:“龍爹,你可饒了我吧,這種陣勢嚇都嚇死我了!”

              大飛就這點出息,平時牛皮吹得震天響,一到關鍵時刻就萎,想方設法往我身前竄,覺得和我在一起是最安全的。

              總之,他們能來我很感動,尤其莫魚,幾乎從來不參戰的,這次也過來了。

              莫魚問我:“趙虎呢,曉彤呢,怎么沒見他倆?”

              我說:“被酒中仙帶走了!這事說來話長,回去再慢慢給你講。”

              莫魚說好。

              這時候,我們這邊基本已經確定勝局,蘇亮那邊逃的逃、散的散,可惜沒有抓到蘇亮,估計跑得比誰都快。王仁、顛爺他們也都圍了上來,紛紛跟我打著招呼,詢問我的情況。

              我還沒有說話,晨哥就狠狠怒斥王仁:“誰讓你過來的,你的任務是守好姑蘇城,萬一被殺手門的趁虛而入,你能負得起這個責嗎?”

              王仁本來是一片好心才過來的,結果一上來就被晨哥罵成這樣,臉色也不好看,連忙向我求助。

              我趕緊說:“晨哥你別這樣,王仁也是一片好意,他要不來咱們豈不撂在這了?”

              “就是撂在這里,也不能隨便擅離職守!”晨哥嚴肅地說:“不許有下一次了,聽到沒有?”.. 首發

              “聽到啦……”王仁很無奈地應著。

              晨哥就是這個脾氣,再多勸他也沒有用,我只好沖王仁使著眼色,讓他別太計較。我又跟顛爺說話,謝謝他來幫我,和我想的一樣,果然是慕容云跟他說得這事,他又告訴王仁,才有了現在這一幕。

              大家都問我怎么回事,不過現在也不是說話的場合。

              我看看左右,戰斗基本已經結束,我們這次出征揚州城,一點都沒丟臉,算是既有面子,又有里子。不過也就這一次了,彭利民可不是吃素的,不四處抓我才有鬼了,得盡快躲到姑蘇城才行,等到天空徹底大亮,彭利民就得來了。

              “撤!”

              我對眾人下令。

              別看我們打了一場勝仗,但揚州城是拿不下的,我們和李家的關系爛成這樣,已經完全處于不可調和的狀態了。

              大家都聽我令,紛紛開始撤退,車子就在街口,去坐車就行了。我們一大群人正往前跑,又聽身后傳來喝罵:“這就跑了嗎,一群膽小鬼!以后再敢來揚州城,看我不扒了你們的皮!”

              回頭一看,就見蘇亮不知什么時候又出來了,站在大街中央罵罵咧咧,看上去很是威風,好像真是他把我們給打跑的。

              大家當然怒不可遏,好幾個人就想返回去收拾他,但被我制止了,我說:“跟他計較個啥,一個跳梁小丑!”

              接著,我又朗聲說道:“蘇老三,山不轉水轉,咱倆遲早還有見面的一天,到時候別被我打得叫爺爺就行!”

              蘇亮還是罵罵咧咧:“你現在就過來,看誰把誰打得叫爺爺!”

              我作勢要往回沖,蘇亮頓時嚇得撒腿就跑,我們這邊當然一片大笑。

              “蘇老三,后會有期!”我大叫著,和眾人一起往前跑去。

              “你他媽的有能耐別跑啊……”蘇亮還在逞口舌之威。

              我們誰也沒有理他,立刻奔到街口,各自坐上了車,匆匆忙忙往姑蘇城趕。得趕緊走,再不走來不及了,揚州城不是我們能呆的地兒。經過一夜廝殺,我是真累,上了一輛豐田埃爾法,進去就把座椅給放倒了,閉目養神、休養生息。

              晨哥、王仁、莫魚、顛爺、大飛和我坐一輛車,埃爾法有七個座,本來加上司機非常合適,但是因為我把座椅放倒,多占了一個座,就不夠坐了。

              我看了看左右,趕誰下去也不合適,便說:“大飛,你坐其他車吧。”

              “我不!”大飛惱火地說:“龍爹,哪有把兒子趕下車的道理?”

              最后大飛自作主張,把司機給扯下去了,親自給我們開車。

              車子平穩地朝姑蘇城開去。

              路上,晨哥負責給大家講述整個事件的經過,從殺手門到李賀春,還有黑狼和酒中仙,講得十分清楚。當然后面小三子和中品原石就沒講了,也沒必要講。大家聽完均是咋舌不已,說我們這一晚上著實是太辛苦了。

              大飛聽著聽著都哭了,一邊開車一邊擤鼻涕。

              我莫名其妙:“你哭什么?”

              大飛說道:“我虎爹又被人帶走了,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見到他了!還好龍爹陪伴著我,不然我就成沒爹沒娘的孤兒了!”

              晨哥第一次和大飛打交道,對這一幕當然匪夷所思,不知道三十多歲的大飛,怎么會是我和趙虎的兒子,當然在車上他也不好意思問。大飛哭得很兇,好像真的傷心,鼻涕紙都用了一大摞,我說:“要不你去加入殺手門吧,這樣就能見到你虎爹了。”

              大飛立刻就不哭了,眼淚迅速一擦,面無表情地說:“我覺得還是和龍爹在一起比較好。”

              其實我也挺想趙虎,在揚州城雖然沒呆幾天,但卻是我近來最快樂的一段時光了。和趙虎在一起的那種快樂,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之前還打算讓趙虎加入隱殺組,這樣我們就能長期在一起了,可惜還是拗不過酒中仙,我們在他面前太無力了。

              好在趙虎和韓曉彤肯定沒事,只能期待以后再見面了。

              在這期間,我們都要變得非常強大才可以啊。

              只有強大,才能保護身邊的兄弟,還有我們的女人!

              我摸著口袋里的一顆極品融氣丸、一顆上品融氣丸,還有一塊中品原石,相信那一天應該不久了吧……

              </br>

              </br>
          贵州快三中奖规则及奖金

          <tbody id="kh0he"><div id="kh0he"></div></tbody>

          <track id="kh0he"><span id="kh0he"></span></track>

          1. <span id="kh0he"></span>
              <samp id="kh0he"><td id="kh0he"></td></samp>
              1. <tbody id="kh0he"><div id="kh0he"></div></tbody>

                <track id="kh0he"><span id="kh0he"></span></track>

                1. <span id="kh0he"></span>
                    <samp id="kh0he"><td id="kh0he"></td></samp>
                    1. 重庆时时计划可信吗 e球彩总进球数开奖结果 美女捕鱼短视频教程 重庆时时加减算法 福彩试机号今天晚上 大透乐今年中奖号码 河北时时走势图 山东扑克3电视走势图 江西新时时分位走势 NW新世界棋牌输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