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kh0he"><div id="kh0he"></div></tbody>

<track id="kh0he"><span id="kh0he"></span></track>

    1. <span id="kh0he"></span>
        <samp id="kh0he"><td id="kh0he"></td></samp>
        1. 黑巖網 > 都市小說 > 黃金漁村 > 正文 1334.回漁場(5)
              敖沐陽在海里視野那么出色,可是要捕獲海兔還是很難的事。

              它們太小了,且吃什么顏色海藻就會變成什么顏色,它們待在海藻叢中,除了交配季節外,其他時候不怎么動彈,隱蔽性超強。

              他在海藻叢中仔細搜索,搜索了一陣也沒什么發現,偏偏近海也沒有魚,那就比較無聊了。

              還好,海底藏著幾個梭子蟹,敖沐陽有隨身帶網兜的好習慣,便把這幾個大梭子蟹給收了起來。

              不過他把螃蟹拿在手里試了試后,發現它們輕飄飄的,這說明它們沒什么肉,這樣他嘆了口氣,又把它們從網兜里給拽出來放入海底。

              有個螃蟹用兩個大螯死死夾住了網兜上的繩子,敖沐陽伸手去拽了拽沒拽動,這樣他索性不管了。

              這螃蟹既然生來倔強要強,那老敖就成全它!

              在海底搜索十幾分鐘后他冒出水面,然后對著船上的沈知福搖搖頭。

              沈知福滿臉吃驚,他又用扇子托了托墨鏡,用極為吃驚的語氣問道:“敖先生,你可以在水下憋這么久?”

              敖沐陽笑了笑道:“漁村長大的孩子都有這本事。”

              沈知福看向他帶來的一個漢子問道:“盧先生,是這樣嗎?”

              那漢子嘴角抽搐了一下道:“肯定不是,敖先生在謙虛而已。”

              沈知福嘆道:“我從大學開始跟海洋打交道,見過的潛水高手不知凡幾,他們在敖先生面前都是個弟弟啊。”

              敖沐陽露出的這一招就讓他服氣了,他又補充道:“你說的對,如果你都沒法幫我找到這海兔,那其他人更找不到了。”

              “沈老師您過譽了,我這本領也就那么回事,看我身邊這兄弟,他的潛水本領就不在我之下。”敖沐陽拍了拍黑龍的肩膀。

              黑龍頭一次臉上露出羞愧的表情,要不是他了解老敖的脾氣并且知道打不過老敖,那他就要打人了:他覺得這是在諷刺人呢,因為雙方水下本事差距實在是大。

              見他提及黑龍,大漢老盧試探的問道:“你這位兄弟是巴瑤族的海神仆役吧?”

              知道海神仆役這稱呼,就證明老盧是個見多識廣的人,因為巴瑤族獨居海洋中,世界上關于他們的傳聞并不多,而關于海神仆役這稱呼的介紹更少,甚至白度不到。

              當然,這也跟白度越混越回去的本領有關,它們現在忙著給亂七八糟的假鞋假貨假醫院做廣告,忙著坑老百姓,不再專心發展引擎搜索技術。

              敖沐陽點頭道:“對,您也知道這個民族?”

              黑龍用炯然有神的目光盯著老盧,老盧笑了笑說道:“我在海上混過,聽說過巴瑤族的海神仆役們的威名。”

              敖沐陽注意到黑龍對待老盧的異常態度,但他覺得應該沒什么事,否則黑龍會向他發出警告的。

              他們得換一片海域,海釣艇繼續往前開,敖沐陽想到了東冥島,東冥島那邊水質倒是清澈,且水中多有水草海藻,或許會有海兔生存。

              但東冥島隔著龍頭村有點遠,像海釣艇的油箱容量無法支持他們進行一個來回,所以他沒法過去。

              期間敖沐陽打電話問了敖志兵,問他磚頭島漁場一帶有沒有海兔。

              他對磚頭島不太抱有希望,因為那邊海水較深,不是海兔喜歡的棲息地。

              可他高估了海兔們選擇環境的寬松程度,現在近海污染的厲害,海兔們開始改變天性,去選擇了一些讓它們生存起來并不是很舒適不過好歹能活下去的環境。

              敖志兵告訴他,漁場這邊有發現海兔,前兩個月他和鐘蒼都見到過奧運五環的盛景。

              聽到這消息,敖沐陽大為興奮,他對沈知福說道:“沈老師,好運氣,我在南邊有個漁場,那里面有海兔。”

              沈知福又托了托墨鏡問道:“是嗎?是藍斑背肛海兔嗎?”

              敖沐陽痛快的說道:“應該是的,畢竟紅洋灣這邊的海兔種類中,最多的就是藍斑背肛海兔了,咱們不妨去看看。”

              他將網兜提到船上來,發現里面的大螃蟹重量還不錯,不是自己在水中試探的那樣輕——隨即他想到了,這螃蟹在水里是有浮力的……

              不過已經游上來了,他也沒興趣再潛入海底撿螃蟹,就改了海釣艇的方向,向著磚頭島開了過去。

              一路乘風破浪,敖沐陽到了磚頭島。

              現在漁場大變樣,足足上百平方公里面積的海域都被圍了起來,他們要上島得先由島上派船打開一段護欄網。

              因為要往島上運輸磚石泥土沙子之類,島上修了一個小碼頭,這是臨時碼頭,用石頭和粗鐵架子、木材并合而成,能用上個幾年。

              海釣艇停靠之后,鐘蒼伸手來拉眾人,敖沐陽把沈知福介紹給了他,至于老盧五人他沒介紹,因為沈知福就沒具體給他介紹,只是簡單的說這是五個合作伙伴。

              現在島上南方一側鋪上了厚實的泥土,他打算在上面種上一些野草來固氮固定泥土,等野草將泥土成功固定在島上后,再計劃是建花園還是種樹。

              這點他不著急,因為距離他來島上長期定居還早著呢。

              島嶼的建設讓它看起來亂糟糟的,敖沐陽向沈知福道了個歉,沈知福樂呵呵的笑道:“客氣,敖先生,你這是承包了個海島打算做島主呀?真羨慕你的生活,以后你在島上種一天桃林,每到春天就可以在落花繽紛中來一段碧海潮生曲。”

              說著,他跟儒生似的搖頭吟道:“海風起則洪濤洶涌,白浪連山,海潮落則碧海連天,光照萬里,魚躍鯨浮,風嘯鷗飛,這就是人間仙境!”

              有文化的人真不一樣,他說出了敖沐陽對磚頭島的期許。

              天色不算早了,敖沐陽今天想把情況給探查清楚,他問鐘蒼道:“蒼哥,兵爺爺呢?”

              “他去潛水了,說是幫你先探探路。”鐘蒼回答道。

              敖沐陽道:“那我去看看,老爺子畢竟上年紀了,得小心點。”

              鐘蒼笑道:“這話不能守著老爺子說,否則以老爺子的性子和好勝心,他非給你來個深潛證明一下不行,你守著他得說寶刀未老。”
          贵州快三中奖规则及奖金

          <tbody id="kh0he"><div id="kh0he"></div></tbody>

          <track id="kh0he"><span id="kh0he"></span></track>

          1. <span id="kh0he"></span>
              <samp id="kh0he"><td id="kh0he"></td></samp>
              1. <tbody id="kh0he"><div id="kh0he"></div></tbody>

                <track id="kh0he"><span id="kh0he"></span></track>

                1. <span id="kh0he"></span>
                    <samp id="kh0he"><td id="kh0he"></td></samp>
                    1. 彩票77官网安卓版下载 时时彩被骗如何追回 大i乐透开奖结果查询 杏树宝典论坛 38期管家婆期期准免费资料 云南时时网 十一选五河北时时 最新时时计划群号 重庆时时彩分析软件 今日3d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