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kh0he"><div id="kh0he"></div></tbody>

<track id="kh0he"><span id="kh0he"></span></track>

    1. <span id="kh0he"></span>
        <samp id="kh0he"><td id="kh0he"></td></samp>
        1. 黑巖網 > 都市小說 > 我只想當一個安靜的學霸 > 正文 331章 酷
              沈奇的嘔心瀝血腦補大作,終于發表在最高端的專業性物理期刊《物理評論快報》上。

              PRL對這篇論文《基于球面穩定同倫群的缺陷拓撲學研究》進行了簡要點評:“沈奇、威騰關于凝聚態物理學中的拓撲學研究,讓我們想起了索利斯、科斯特利茨和霍爾丹。”

              索利斯、科斯特利茨、霍爾丹三位理論物理學家聯合獲得了2016年諾貝爾物理學獎,他們獲獎的理由是:發現了物質的拓撲相變和拓撲相。

              三位科學家大膽創新的將拓撲學概念應用到凝聚態物理學中,他們用數學手法解決物理問題,這和沈奇、威騰的研究課題看上去比較類似。

              應該說沈奇、威騰的研究課題和三位諾獎得主比較類似,畢竟人家是諾獎得主。

              系統:“新成就!宿主在頂級物理期刊上發表論文一篇,基礎獎勵5萬點學霸積分,乘以IF值7.872,最終獎勵額度為393600點學霸積分。”

              可以,小有收獲。

              憑借物理技能刷學霸積分,沈奇無法享受數學主天賦2.0倍的加成,但PRL的IF值較高,彌補了損失。

              PRL的IF值7.872除以2=3.936

              全世界所有的數學期刊中,IF值高于3.936的只有《數學年刊》一家。

              學術期刊目前的IF值實際上是前一年的,每年更新一次,《數學年刊》目前的IF值超過4,處于歷史高位。.. 首發

              PRL的IF值7.872則處于不高不低的位置,有幾年這份物理期刊的IF值曾爆到10以上。

              “我去上班了。”沈奇對歐葉說到。

              “PRL,酷。”歐葉送沈奇到家門口,親一下,目視沈奇離開教職工宿舍去上班。

              剛走出宿舍大樓,沈奇遇到了法爾廷斯。

              “嘿,奇,PRL,酷!”法爾廷斯跟沈奇打招呼。

              “格雷德,你這是去哪?數學大樓往這邊走,你應該跟我順路。”

              “我先散步再去上班,總而言之你很酷。”

              沈奇朝數學大樓走去,一路上又遇到一些熟人。

              “奇,你很酷,跨界成功。”

              “瑪麗,你今天氣色不錯,去哪,數學大樓往這邊走。”

              “晨跑,減肥。”

              “嘿,沈教授,你很酷。”

              “嘿,芭芭拉,你也關心物理界最新動態?”沈奇納悶了,法爾廷斯和瑪麗好歹是學術界人士,他倆知道PRL的影響力很正常,難道行政助理芭芭拉大媽也熱衷學術?

              “嗯哼,我不懂物理,但我認識單詞。”

              “芭芭拉,數學大樓往這邊走,跟我順路。”沈奇一大早不斷重復這句話。

              “我晚點過去,稍后見。”

              也是巧了,這些數學系的教授、研究員、行政助理遇到了沈奇,卻都不跟他順路。

              沈奇孤獨的來到數學大樓他的辦公室,翻閱最新一期的PRL,他的論文刊登于此。

              “PRL,哇喔,酷。”沈奇模仿剛才那些人的語調,自娛自樂。

              自己在物理學上有幾把刷子,沈奇心里有數,《基于球面穩定同倫群的缺陷拓撲學研究》這篇論文,跟2016年三位諾獎大佬的研究成果有一定差距。

              法爾廷斯、瑪麗、芭芭拉他們皆是看個熱鬧,不懂其中真正的門道。

              此時的數學大樓沒幾個人,連嘮嗑的人都找不到。

              沈奇起身,離開數學大樓,朝普林斯頓高等研究所走去。

              高等研究所門口是一片極其廣闊的草坪,面積等同于一個標準美式橄欖球場,草坪修整的非常平整,猶如一塊巨大的綠茵地毯。

              沈奇在草坪上緩緩踱步,他想起了當年的楊振寧和李政道。

              楊先生在普林斯頓高等研究所進修博士后的時期,李先生常來這里找他。

              時任所長“原子彈之父”奧本海默曾說,他最愛看到的景象,就是楊、李并肩走在普林斯頓的草坪上。

              正是在這塊巨大的草坪上,楊、李聯手推翻了物理學的中心信息之一:宇稱守恒基本粒子和它們的鏡像的表現完全相同。

              宇稱不守恒理論是楊、李的代表作,亦是近現代物理史上的巔峰之作。

              楊、李是同時代的同齡人,沈奇在數學上的學術合作伙伴,有些人比他爸的年紀都大,比如穆勒-沈定理中的穆勒。

              這不,又來一位亦師亦友的老伙計,愛德華-威騰。

              “奇,看來你最近在數學系的工作比較輕松。”威騰出來散步,遇到了沈奇。

              “愛德華,我倆聯合寫的那篇論文,已經發表在PRL上了。”沈奇在物理學上的合作伙伴威騰,同樣比他爸的年紀更大。

              “你的辦公室剛剛開通網絡嗎?”威騰問到。

              沈奇笑道:“愛德華,接下來我們該做些什么?”

              “接下來,你一周發一篇PRL,發到他們給你頒發諾貝爾物理學獎為止。”

              “開什么玩笑,愛德華,《基于球面穩定同倫群的缺陷拓撲學研究》這篇論文我可是花了半年多時間才完成初稿。”

              “接下來你繼續研究凝聚態物理學中的創新理論吧,這是熱門方向。”威騰剛才是開玩笑,現在是認真的。

              “愛德華,你是否可以花費更多一點點的精力在凝聚態物理學上?畢竟現階段的實驗設備和計算機分析,有條件驗證大多數凝聚態物理學理論。”沈奇提出了一個不成熟的想法。

              超弦理論極其難以被現有的實驗設備所驗證,人家無法確定你所構建理論體系的正確性和普適性,便無法給你獎章。

              凝聚態物理學的理論研究成果已有不少應用在新型材料上,從事這方面的基礎理論研究,獲得諾獎的概率更高。

              60歲之前的威騰非常渴望獲得諾貝爾物理學獎,最近幾年他已經看透了想通了:“人不可以為一枚獎章而活著,我最大的心愿是活到100歲,我相信那個時候,我的理論將被人們徹底理解。我只想親眼看到這一天,僅此而已。”

              “是的,健康高于一切。”沈奇衷心祝福威騰長命百歲千秋萬代。

              回到普林斯頓數學大樓,沈奇迎來了一位訪客。

              這位白人男子身材高大魁梧,他大馬金刀的靠在沙發上,環顧沈奇辦公室的布局和裝飾:“沈,聽說數學系的咖啡不錯。”

              沈奇拿起座機話筒撥打內線:“芭芭拉,給哈克曼教授送一杯咖啡進來。”

              伊恩-哈克曼是普林斯頓物理系教授,擁有巴克萊獎、歐洲物理獎、尤里基礎物理學獎等諸多榮譽。

              普林斯頓就巴掌大一塊地方,低頭不見抬頭見,沈奇在校園內常能遇見哈克曼教授,打過招呼,沒有深入交流過。
          贵州快三中奖规则及奖金

          <tbody id="kh0he"><div id="kh0he"></div></tbody>

          <track id="kh0he"><span id="kh0he"></span></track>

          1. <span id="kh0he"></span>
              <samp id="kh0he"><td id="kh0he"></td></samp>
              1. <tbody id="kh0he"><div id="kh0he"></div></tbody>

                <track id="kh0he"><span id="kh0he"></span></track>

                1. <span id="kh0he"></span>
                    <samp id="kh0he"><td id="kh0he"></td></samp>
                    1. 3d2元网走势图带连线图 时时彩害人不浅为何国家不管 游戏厅捕鱼达人 群英会500其走势图 球探网足球数据比分 福彩三地基本走势图综合版 热门棋牌游戏代理加盟公司 体育彩票排3排5 不靠关系不能活吗 浙江快乐11开奖结果走势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