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kh0he"><div id="kh0he"></div></tbody>

<track id="kh0he"><span id="kh0he"></span></track>

    1. <span id="kh0he"></span>
        <samp id="kh0he"><td id="kh0he"></td></samp>
        1. 黑巖網 > 都市小說 > 寵物天王 > 正文 第1460章 傳染途徑
              周菁走了之后,張子安突然想起忘問她是在哪個海洋館打工了,因為舊金山及周邊地區有好幾個海洋館,她打工的到底是哪個?

              不過這事也不急,等決定去海洋館的時候再打電話問她也不遲,現在暫時沒必要問,不要打擾人家上課,一邊讀書一邊勤工儉學很不容易,特別是在舊金山這座房租貴的離譜的城市里。

              如果運氣好,可以向她打聽一下她所在的海洋館還招不招人,就算不招也可以介紹一下其他海洋館的狀況,畢竟她在舊金山大概待了不短的時間。

              飛瑪斯問道:“剛才那動物,是叫郊狼?”

              “嗯。”張子安問道:“你沒被它的牙齒或者唾液接觸到吧?”

              “沒有。”飛瑪斯很確信這點。

              “郊狼是怎么回事?為什么舊金山市內會有這種野獸?”它問道,并且邁腿隨著張子安一起回屋。

              “等一下。”

              張子安注意到路面有一處濕漬,攔住飛瑪斯,因為飛瑪斯再走兩步之后可能正好會踏在這處濕漬上。

              “這是……水嗎?還是汗?”他彎腰仔細看了看,但看不出來,也許是周菁的汗,也許是路過的汽車滴的水,也許是博美狂吠時噴出來的口水……都有可能。

              飛瑪斯不明白一小灘濕漬有什么可大驚小怪的,但張子安的神情鄭重其事,所以它也不敢掉以輕心。

              “不是水也不是汗,好像是……郊狼的尿。”它的鼻子已經分辨出這灘濕漬的性質。

              張子安沉吟片刻,對它劃了個弧線,“繞過來吧,別踩在上面。”

              “保護現場?”飛瑪斯納悶道,它只能想到這種解釋。

              “不是。”張子安搖頭,“某些疾病,比如瘋牛病,是可以通過尿液傳播的,就是說,哪怕只是光腳踩過沾有病牛尿液的草坪,都可能感染。”

              “啊?”

              飛瑪斯大吃一驚,甚至以為自己聽錯了,“光腳踩過沾有尿液的草坪,就能感染?”

              “理論上如此,當然感染機率很低,但沒必要冒這個險對吧?”他四下找了找,撿起一根樹枝,挖了點土蓋在那灘尿液之上。

              雖然聽起來不可思議,但事實就是如此。導致瘋牛病傳播的是一種特殊的病毒……說是病毒也不準確,正確的說法是一種人類了解很少的特殊蛋白質,而尿液中就可能含有這種特殊蛋白。

              他不希望自己一語成讖,但小心駛得萬年船,真要是因為踩過尿而被傳染,那真是冤死了。

              人類穿著鞋還好,即使踩過瘋牛的尿液也問題不大,但飛瑪斯是光著腳,其他精靈也是光著腳,不可不防。

              飛瑪斯繞過那灘被土蓋住的尿,還心有余悸地頻頻轉頭回望。

              一人一狗從樓梯回到二樓臥室里,其他精靈也好奇地聚在陽臺門旁邊目睹了剛才的經歷,并且聽到了張子安的話。

              張子安先把周菁的號碼記進手機里,然后把楊神父在飛機上的談話轉述給精靈們,理查德還多余地做了一些關于根特大學的補充。

              沒想到的是,在飛機上聽了關于郊狼襲人的敘述,到了舊金山的第一天就親眼目睹。

              “郊狼為什么發瘋呢?”飛瑪斯這個問題也是張子安和其他精靈的共同疑問。

              從原始時代開始,人類稱霸地球幾萬年了,滅絕的動物自不必說,現存的陸生動物基本上都會本能地畏懼人類,或者像貓狗一樣嘗試與人類和諧相處,郊狼這種無名小卒怎么敢主動攻擊人類呢?

              集體得了神經病的可能性不存在,最可能的解釋是它們生病了,或者中毒了,這導致它們神智不清,變得富于攻擊性。

              中毒的話其實還好,起碼不會傳染,除非死后被其他動物啃食尸體導致毒素擴散,但擴散的范圍也很限。

              就怕是某種人類尚未發現的傳染病……或者是某種人類已經發現,但不知道可以被犬科動物感染的傳染病。

              飛瑪斯想起剛才對峙的一幕,把那條郊狼的神態描述了一遍,主要是眼睛黯淡發灰,以及方向感缺失的特征。

              這令張子安想起在寵物診所里看到的那條狗,似乎也是眼睛泛白泛灰,這種異常的特征相當罕見。

              中國的狗,美國的郊狼……隔著太平洋,難道這其中還有什么聯系?

              狗和郊狼都是犬科動物,很多人有誤解,以為狗是狗,狼是狼,其實狗根本不是一種單獨的物種,在生物學上和狼是等同的。

              定義一個物種,要求這個物種在種內繁殖時生下的后代性狀穩定且可育,而跟其他物種無法繁育后代且生下的后代不可育,簡而言之就是生殖隔離。

              從這個定義上講,狗、狼、郊狼都是同一物種,它們之間可以自由配對繁衍,生下來的后代也是可育的。

              如果某種傳染病可以傳染給狼,那一定也可以傳染給狗和郊狼,反之亦然。

              他試著理清思路。

              他之前懷疑是那款名為樂世的美國狗糧導致中國的狗患上怪病,并且進而令偷偷吃狗肉的廢品回收站員工也患上怪病了,但并不能確定怪病的根源是狗糧里的毒素引起的還是狗糧里的病菌引起的,也不確定會不會傳染——若是毒素在狗糧、狗肉與人之間擴散,那叫傳播,不叫傳染。

              但衛康給出的檢測報告,從常規檢查中,查不出狗糧中有什么特別的有害成分……

              除了一點之外——狗糧中的肉類,也就是蛋白質來源成分復雜,大塊的顆粒來自于雞肉、鴨肉、魚肉和牛肉這幾種常規肉類,而磨碎的肉粉沒有檢測出來源。

              肉粉并不一定是肉,或者說,99%的可能性不是肉,如果是肉就沒必要磨成粉,一般是骨頭或者動物內臟干燥后磨成的粉。

              至于是什么動物……他一直以為是流浪貓或者流浪狗,從動物收容所搞來的、因為無人收養而被安樂死的貓狗尸體,難道其實另有其物?畢竟這么做容易走漏風聲,一旦被多嘴的動物收容所員工透漏出去,很可能千夫所指。

              那會不會是某種野生動物——某種可以同時作為郊狼獵物和狗糧成分的野生動物?
          贵州快三中奖规则及奖金

          <tbody id="kh0he"><div id="kh0he"></div></tbody>

          <track id="kh0he"><span id="kh0he"></span></track>

          1. <span id="kh0he"></span>
              <samp id="kh0he"><td id="kh0he"></td></samp>
              1. <tbody id="kh0he"><div id="kh0he"></div></tbody>

                <track id="kh0he"><span id="kh0he"></span></track>

                1. <span id="kh0he"></span>
                    <samp id="kh0he"><td id="kh0he"></td></samp>
                    1. 吉祥财神捕鱼机 福建11选5平台区域 河北时时怎么玩法 甘肃新11选5开奖 重庆时时彩人工计划 新疆时时结果一票控 七乐彩30期出球顺序 北京pk时间结束 福彩三d30期走势图 时时开奖开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