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kh0he"><div id="kh0he"></div></tbody>

<track id="kh0he"><span id="kh0he"></span></track>

    1. <span id="kh0he"></span>
        <samp id="kh0he"><td id="kh0he"></td></samp>
        1. 黑巖網 > 玄幻小說 > 特種兵之特別有種 > 章節目錄 第1904章 擇日不如撞日
              “哈哈哈,算了吧,我老了,不想管太多事情,只認江南一個義子就夠了,其他人真的不想收,也不愿意收。”

              在短暫的沉默后,安德魯笑著緩解尷尬,道:“不過有了江南這層關系,以后咱們不需要以首領相稱,你喚我一聲叔就成。”

              “可以!”

              索克答應的很痛快。

              只要不是義子就成,索克是要可以當爹的人,不想再找個人來個當爹。

              即便只是叔這一層關系,兩大基地都可以比以前親密不少,至少不會像以前那么的生疏和疏遠,連接觸都沒有。

              掃了眼江南,索克發表自己的態度:“不知道你什么時候向這個基地昭告江南與你的關系,我的倒是無所謂,可好歹江南已經是你的義子,是很親密的那種!”

              安德魯道:“現在還不算昭告?”

              “不算!我說的是正式的那種!”

              索克繼續道:“何況現在你們基地所有的人并沒有全部到齊,很多人都不知情。”

              “我已經把他金符給了他。”

              “這代表不了什么。”

              索克伸手一指中箭公羊,道:“你看看公羊那些人,現在還不是一副無法接受、想要將江南撕碎的表情。”

              索克也是為江南考慮,擔心他在安德魯基地吃虧,成為中箭公羊這些人的眼中釘。

              中箭公羊愣了好半天,悲憤的要哭出來。

              現在江南是自己的少爺,這件事情已經落實了,自己還怎么撕碎他?

              前一刻還氣勢洶洶,這一會像是泄了氣的氣球。

              他不是傻子,一個激靈,急急忙忙沖到殘眸鷹隼面前,低聲與其商量該如何是好,心里默默祈禱江南不是記仇、小氣之人。

              “一周以后吧!”

              索克強勢會有回應:“擇曰不如撞曰,我看就定明天吧。”

              安德魯沉默了一會兒,很敞亮的道:“好!就這么決定了!即曰起,江南就是我的義子,誰也不準為難他,不準暗中謀害他,不準對他有任何想法,要向對待我親生兒子一樣的尊敬,而他以后就是我這偌大基地的繼承人。

              哪怕出現任何意外,他也是不二人選。

              至于索克基地,雙方以后就是一家人,誰也不準藏有私心,彼此之間可以自由往來,和平進步、共同發展。”

              “兩個基地以后可以互相切磋、互相交流,至于這個地盤問題我們以后再繼續商量,但絕對不可以霸占各自的領地,更不可以生死相向。”

              索克說出自己最在意的一條,這些話也是給身后的兄弟們說的。

              “沒問題!”

              “痛快!”

              兩人都不是那種墨跡的人,干凈利落、簡潔明了、流暢簡單,直接把這件事情給定了,也用最直接最有效的辦法緩和了雙方的矛盾。

              一系列的變故讓雙方毒梟看得眼花繚亂,有些腦袋轉悠慢到現在都還沒有反應過來,怔在原地只撓頭。

              剛才不是要開戰打架的嗎?

              這莫名其妙三言兩句的就成一家人了?

              這可比江南被認作義子的消息更為突然,連續不斷的消息沖撞著眾人的心房和腦海,撞得他們頭暈目眩、七葷八素,一時間根本不知道該如何表達內心心情。

              在兩人對話的時候,江南看到李浩強的揮手,已經緩緩走了過去。

              “南哥!你也太帥了,從今天起,我對你的景仰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又猶如黃河泛濫,一發不可收拾!”

              李浩強無比激動,蹦蹦跳跳的就像個小孩子,差點兒就要撲到江南身上。

              身為江南的貼身護衛,他很了解江南,可今天這件事情發生,他覺得自己了解的簡直就是一知半解,江南腦子里的東西自己壓根就想不透。

              “小詞還一套一套的。”

              江南露出個清朗的笑容,沖著不遠處的樹影眨巴了下眼睛。

              那里隱藏著行孤魂和魂,是負責在暗中保護自己的,現在已經不需要了,可以退下了。

              可能是兩人也無法接受這個事實吧,還在思索這件事情是真是假,擔心安德魯臨時反悔,并沒有離開,依舊停留在原地,眼神死死盯著江南,進行保護。

              赫釗來到江南面前,深深看了眼,道出兩個字句:“瘋子!”

              “你是在夸我嗎?”

              “當然!”

              赫釗咧嘴笑道。

              李浩強伸手捂著胸膛,安撫著自己還在加速跳動的心,問道:“南哥,你是怎么辦到的?”

              現在他的心里除了敬佩和驚動,就剩下感慨與疑惑了。

              “很簡單,魅力!”

              江南道出跟張曦橋一樣的回答,繼續道:“其實我也沒有說什么,幾乎都是安德魯一直在說,說什么欣賞我之類的話,然后就要收我為義子,也給了我不少好處,我就勉為其難的接受了。”

              “噓……”

              李浩強等人毫不避諱的噓聲一片,臉上表情怪異,一個比一個精彩。

              他們自然之道江南這是在吹牛皮,作為兄弟,也就不怎么拆穿了,嘲諷一波還是可以的。

              不過他們心里清楚江南能夠成為安德魯義子,肯定是付出了什么,只是不方便在這里說罷了。

              當然了,好處肯定是有的,一躍成為安德魯的義子,位列安德魯基地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甚至是整個金新月。

              安德魯是出了名的狠辣,既然愿意認子江南,那肯定不是開玩笑的。

              何況現在還公開說了不論出什么意外,江南都是第一繼承人,那肯定是絕對不會容許任何人欺凌江南的。

              現在只需要調整好心情和狀態,從而處理好彼此的關系,那以后安德魯的這些兄弟絕對可以為江南所用,從而壯大十二戰隊。

              “行了,不要扯犢子了。”

              江南微笑道:“趕緊把科斯特這些人的尸體送過去吧。”

              雖然科斯特等人已經去世,也變得無關緊要,但畢竟是安德魯的親生兒子,死后能夠回到家里是最好的。

              這也是安德魯所要求的,他和科斯特沒有什么感情,可科斯特身體里流的是他的血,死后還是要好好安葬的,不能亂來。
          贵州快三中奖规则及奖金

          <tbody id="kh0he"><div id="kh0he"></div></tbody>

          <track id="kh0he"><span id="kh0he"></span></track>

          1. <span id="kh0he"></span>
              <samp id="kh0he"><td id="kh0he"></td></samp>
              1. <tbody id="kh0he"><div id="kh0he"></div></tbody>

                <track id="kh0he"><span id="kh0he"></span></track>

                1. <span id="kh0he"></span>
                    <samp id="kh0he"><td id="kh0he"></td></samp>
                    1. 投注新时时技巧 江西时时开奖号码 排列3和值走势图 cq9传奇电子线路检测 福彩三的基本走势图 天津时时走势图上银狐网 排五胆拖价格表 天津时时五星走势园 重庆时时开奖历史结果 福建时时11选五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