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kh0he"><div id="kh0he"></div></tbody>

<track id="kh0he"><span id="kh0he"></span></track>

    1. <span id="kh0he"></span>
        <samp id="kh0he"><td id="kh0he"></td></samp>
        1. 黑岩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日本高校生 > 正文 第1910章 无所遁形的圈套
              “这是一定的。”面对“第一女儿”的疑问,李学浩很肯定地说道。

              “第一女儿”回忆了一下,说道:“纽约这里只?#24418;?#19968;个人在,我丈夫和孩子都在华盛顿,回家的途?#26657;?#21482;有保镖跟在身边……”

              “不?#28508;?#38230;。”听她提到保镖?#34892;?#36831;疑,李学浩立即说道,因为如果是她的保镖的话,之前来婚纱店的时候就能被他感应到。

              “除了保镖,就没有其他人了,所以,应该是什么东西……”“第二女儿”陷入?#20102;賈校?#26174;然在想,回家之后,她都接触过什么。

              “那件东西,不是你带来的。”李学浩又补充了一点,如果是她带了什么特殊的东西来,同样逃不过他的感应。

              “不是我带来的?”“第一女儿”喃喃自语,苦苦思索之后,或许是接触过的东西太多了,她也不能确定是什么,“我想不起来,也许你可以去我那里看看?”她这等于是发出邀请了。

              李学浩稍稍迟疑了一下,就点头同意下来,?#28909;?#31572;应了要帮她解决这个问题,自然不会半途而废。

              “洋子公主,祝你在纽约玩得愉快,我们下次见。”临离开前,“第一女儿”对洋子公主说道。

              “谢谢你,Trump小姐。”洋子公主站起来鞠了一躬,同时看了某人一眼,眉头微皱,目光?#34892;?#22797;杂。

              李学浩不知道她的想法,这看?#32422;?#30340;一眼到底是什么意思,其中似乎还带着一丝警告的意味。

              和?#19979;?#35828;了一声,然后在她惊疑不定的眼神注视下,跟着“第一女儿”离开了婚纱店。

              作为全美老大的千金,还是一个大地产集团的继承人,“第一女儿”的别墅自然差不到哪里去。

              只是偌大的别墅里,除了保镖之外,居?#24187;?#26377;一个佣人,都不知道她平时是怎么生活的,难道什么活都是?#32422;?#24178;?

              进入别墅之后,开车送他们来的保镖没有跟着一起进来,就守在别墅的院子外面,对于女主人带了一个男人回来,他们似乎也没有任何看法,表情始终没有变化过。

              “Lee,要喝什么?冰箱里有果汁和饮料。”进了家门,“第一女儿”显得很随意,完全放?#19978;?#26469;的?#20405;鄭?#39640;跟鞋直接踢踏到门边,就光着脚走路,风风火火的样子看上去可没有先前见到的?#20405;鐘喝?#21326;贵的姿态。

              或许因为某人之前表现出来的神奇,她也没有拿他当普通的少年人?#21019;?#20456;然当成了一个和她一样的成年人。

              “谢谢,我不渴。”李学浩委婉拒绝了她的好意,抬头看向楼上,从靠近别墅之时,他就已经感受到了一股阴寒之气,同时,还有几缕若有若无的煞气,因为现在是大白天,阳光普照之下,显然灵体无法出来作怪。

              可是那股阴寒之气却完全没有遮掩,就在别墅内的二楼上。

              “可以上去看看吗?”他指了指楼上。

              “当然。”“第一儿女”点?#35828;?#22836;,很快从他的表情上看出了什么,“问题出在上面?”

              “嗯。”李学浩抬脚走上去,“第一女儿”也跟上,她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害得?#32422;?#26080;法入睡,还有那么恐怖的经历。

              李学浩的目标很明确,上楼之后,直接朝着一个方向走,身后的“第一女儿”也没有说话,就安静地跟着,似乎想看看他到?#23376;?#22810;么神奇。

              李学浩在一个房间的门口停下,门是半掩着的,他随手推开。

              这是个卧室,非常大,中间有张大床,周围的家具摆设极具现代?#26657;?#20294;却一点也不?#22238;#?#32473;人的感觉非常好,他甚至看?#21073;?#24202;上还有一件半透明的睡裙,那应该是属于这里的女主人的。

              “第一女儿”似乎也注意到了他的目光,不过脸上却没有流露出任何不自然的色彩,大大方方的态度就像床上没有任何东西一样。

              李学浩走到床边,床头柜上,摆放了一些?#28216;錚?#20805;电器化妆品什么的,其中尤以?#24187;?#23567;巧的镜子最显眼。

              那面小小的镜子只有?#32456;?#22823;小,通体光滑,背后似乎有个支撑物,可?#36234;?#23427;撑起来,就正?#23472;?#38376;口。

              它看上去不是玻璃的,像是用某种金属打造而成,泛着银白色的光,但是却可?#36234;苏?#24471;纤毫毕现,一点也不输玻璃的清晰度。

              “Trump小姐,这面镜子是你的吗?”李学浩把镜子拿起来,几乎感觉不到什么份量,这真是太轻了,简直像塑料制成的,但他知道,这绝对不是塑料。

              “第一女儿”很敏?#26657;?#25110;者说,她反应很快:“镜子?#24418;?#39064;?”

              李学浩没说话,点?#35828;?#22836;。

              “第一女儿”?#25104;?#24494;微一变:“这面镜子,是那个通灵师交给我的,他?#30340;?#24110;我找到戒指。”

              “可以具体说说吗?”李学浩说道。

              “第一女儿”说道:“戒指丢了之后,经朋友的介绍,我去找了一位通灵师,他告诉我,这面镜子具有神奇的能力,可以引领我?#19968;?#20002;失的东西,但是我试过了,并没有什么效果,不过它看起来很特别,所以我也没有扔掉,但刚刚我回来时并没有碰过它。”

              “不,不需要你碰到它,只要你出现在它的正面,就足以发挥作用了。”李学浩把玩着手中的镜子,他感受?#21073;?#37324;面除了有股特殊的阴寒之气之外,还有一丝?#21487;?#27668;,这煞气,并不需要通过身体去触碰,只要被这镜子照?#21073;?#29022;气就会主动去缠住被镜子照到的人。

              所以,只要?#30475;握站?#23376;,煞气就会顺着钻入体内,积少成多之下,普通人的身体根本抗不住,到最后,身体变差变衰弱就无法避免。

              这面镜子里的阴寒之气本身不会伤人,却能吸引附近周围的灵体靠过来,尤其是晚上的时候,没有了白天阳气的?#24618;疲?#24456;多阴灵都会主动接近这面镜子,因为阴寒之气?#23835;?#23427;们觉得舒服,然后灵体的煞气就渐渐被?#24213;游?#25910;,继而成为了镜子的“弹药?#20445;?#29992;来“射击”被镜子照到的人。

              这面镜子,根本不能帮?#33487;?#19996;西,其作用,就是为了伤人的,可以说是?#24187;?#26497;其歹毒的“厄运之镜?#20445;?#35841;拥有它谁倒霉。

              “也就是说,这几天发生的事,我看到的那些奇怪的影子,就是它造成的?”“第一女儿”复杂地看着他手上的镜子,不知道是否后悔留下它。

              “那些可不是什么奇怪的影子,是幽灵。”李学浩大致能猜到她遇到了什么,这面“厄运之镜”?#28909;?#20250;吸引附近的幽灵过来,那么身处镜子?#19976;?#33539;围的“第一女儿?#20445;?#21738;怕没?#23567;?#38452;阳眼?#20445;?#20294;在镜子的影响之下,会看到那些阴灵也就不奇怪了,或许这也是镜子的另一个害人作用,让人疑神疑鬼,精神崩溃。

              “幽灵?”“第一女儿”其实一开?#23478;?#20026;?#32422;?#30475;到的是幻觉,但是一连几天之后,她就不认为是单纯的幻觉了,所以才会在得知日本的皇室公主来纽约之后,第一时间找上门去。

              “是的,幽灵。”李学浩轻轻敲了敲镜子,发出清脆的金铁?#24187;?#22768;,这似乎真的是用某种金属制成的,但这么轻,根本不是已知的任何金属,或许就是因为这种特别的材质,才让“第一女儿”留下了它。

              “这面镜子里面有一些特别的东西,它会吸引附近的幽灵靠近它,你看到的奇怪影子就是那些接近它的幽灵了。”看出“第一女儿”对于幽灵并没有产生什么害怕的情绪,李学浩不知道她以前是否遇到过,耐着性子解释了一遍镜子的作用。

              “也就是说,幽灵现在就在我们身边吗?”“第一女儿”听完她的解?#20572;?#31435;即看了看四周左右,警惕的同时,也有那么一丝恐惧,只?#28508;?#22905;掩饰得很好。

              “不,白天的时候,幽灵们不会出现,但是到了晚上,这里会成为幽灵们‘聚会’的主场。”说到这里,李学浩特意看了一眼她,“不得不说,Trump小姐,你是?#20197;?#30340;,之前来的那些幽灵都不算多么强大,如果来的是怨灵的话,你可能?#22270;?#19981;到我了。”

              “谢谢你的解?#20572;琇ee。”“第一女儿”松了一口气,但很快眼睛又眯了起来,愤怒之中带着冷笑,“看来有人不想我好过,特意给我送了一份‘大礼’。”她显然意识?#21073;约?#38519;入了一个圈套里面,或许从她戒指丢失一开始,这个圈套?#32479;?#24418;了。

              “知道是什么人介绍我去找那位通灵师的吗?是我的一位?#38376;?#21451;,她是?#32654;?#22366;的名媛,戒指丢失之前,她来过我家里,之后我就找不到戒指了,然后她又好心地指点我去找通灵师……”“第一女儿”?#23721;?#20999;都串联了起来,圈套也就无所遁形了。

              李学浩没有发表看法,这种“狗咬狗”的事,他看个热闹就可以了。

              冷笑过后,“第一女儿”正色道:“Lee,?#28909;?#20320;可以识破这种方法,那你一定也有方法可以反击对方对不对?我现在要求你帮我搞死那个Bitch。”显然,她是真的怒火攻心了,连粗口都爆了出来。
          贵州快三中奖规则及奖金

          <tbody id="kh0he"><div id="kh0he"></div></tbody>

          <track id="kh0he"><span id="kh0he"></span></track>

          1. <span id="kh0he"></span>
              <samp id="kh0he"><td id="kh0he"></td></samp>
              1. <tbody id="kh0he"><div id="kh0he"></div></tbody>

                <track id="kh0he"><span id="kh0he"></span></track>

                1. <span id="kh0he"></span>
                    <samp id="kh0he"><td id="kh0he"></td></sam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