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kh0he"><div id="kh0he"></div></tbody>

<track id="kh0he"><span id="kh0he"></span></track>

    1. <span id="kh0he"></span>
        <samp id="kh0he"><td id="kh0he"></td></samp>
        1. 黑巖網 > 玄幻小說 > 九天神皇 > 戰神骨 第136章 趙慶春
              天空之中,一名鶴發老者踏空而來,他背負著雙手,目光凌厲,氣勢雄渾,如同一尊高高在上的帝王,俯視著下方的一群人。

              “是戰王!”

              有人驚呼。

              其他人頓時像看鄉巴佬一樣地看向他,令得此人滿臉通紅。

              在紫月城,在紫月學院,戰王是很常見的,畢竟一位紫月學院的老師就是戰王。

              不過,大家都看得出來,這位鶴發老者的實力非常強大,遠遠強過那位紫月學院的老師。

              因為那名紫月學院的老師見到這個鶴發老者到來,頓時恭敬地行禮:“見過趙副院長!”

              “嘶!”

              聽著他的話,人群之中,頓時倒吸一口涼氣,隨即一個個目光中熾熱地看著這個踏空而來的鶴發老者。

              紫月學院的副院長有三人,其中姓趙的便是趙慶春,趙副院長。

              這位趙副院長據說早已經踏入了七星戰王境界,實力強大無比,在整個紫月帝國都是赫赫有名的存在。

              像這樣的大人物,平常很難見到,就連紫月學院的學員都很難見到他。

              也只有內院的一些天才,才擁有這樣的資格。

              “嗯!”

              趙慶春對著那名紫月學院的老師淡淡地點了點頭,隨即銳利的目光看向葉星辰。

              葉星辰心中一動,對方既然是紫月學院的副院長,應該會公正處理此事吧?

              不過,旁邊的紫雨婷突然走了出來,她的一句話,令得葉星辰頓時心中一冷。

              “雨婷拜見師尊!”紫雨婷走到趙慶春面前,恭敬行禮。

              趙慶春冰冷的面孔,在看向紫雨婷時,頓時露出了笑容:“好了,不必多禮,再說,天驕現在已經拜院長為師了,我可不再是他的師尊了。”

              說罷,抬手虛浮,紫雨婷便發現自己不由自主地站了起來。

              “師尊,天驕大哥說了,一日為師終生為師,所以雨婷依然要稱您為師尊。”紫雨婷恭敬地說道。

              “哈哈,天驕是個好孩子。”趙慶春聞言哈哈大笑,隨即他眼中光芒一閃,看向紫雨婷笑著說道:“這樣吧,既然你叫我一聲師尊,那我就收你為徒。天驕的天賦太高,我沒有資格教導他,不過教導你,我應該足夠了。”

              “那是雨婷的福分,雨婷拜見師尊!”紫雨婷頓時大喜,連忙跪下行禮。

              不遠處的人群,一個個露出羨慕之色。

              拜一個七星戰王為師,還是紫月學院的副院長,這實在是太耀眼,太矚目了。

              葉星辰冷眼看著這一幕,他沒想到這個趙慶春居然是林天驕的第一任老師,現在又收下了紫雨婷,恐怕也是一路貨色了。

              當即,葉星辰不再期待奇跡出現了,他轉身朝著廣場外走去。

              然而,一股強大的氣息,卻是朝著他壓迫而來。

              葉星辰頓時大汗淋漓,差點被壓得跪在地上,不過他堅強無比,咬著牙,硬生生直立著身體,轉頭冷冷地看向趙慶春:“前輩想要以大欺小嗎?”

              毫無疑問,這股強大的氣勢壓迫,便是趙慶春釋放出來的。

              也只有戰王級別的強者,才能釋放出如此強大的氣勢壓迫,像葉星辰雖然也領悟了風勢,但是他那點風勢,根本無法去壓迫別人。

              “小子,其他人考核失敗了,可以走,但是你不行。”趙慶春冷冷說道。

              葉星辰瞳孔一縮,沉聲道:“為什么?”

              “因為你作弊!”趙慶春冷笑道:“我們紫月學院公平公正,絕對不允許任何人作弊,誰敢作弊,便是對我們紫月學院的挑釁,就要付出代價。”

              “那不知道我要付出如何代價?”葉星辰怒極反笑。

              又是一個顛倒黑白,是非不分的家伙。

              葉星辰現在對紫月學院已經不抱任何希望了,連副院長都如此不講理,不明是非,其他人還能好到哪里去?

              正所謂上梁不正下梁歪,說的便是如此吧。

              葉星辰甚至已經后悔來紫月學院了,早知道紫月學院是這種情況,他當初就應該答應方林,去昊天學院。

              不過,人生沒有后悔藥,葉星辰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念在你是初犯,年紀又小,老夫也不想趕盡殺絕,便斷你雙臂,以正視聽。”趙慶春冷冷地看向葉星辰,說道。

              葉星辰眼神一凝,隨即怒極反笑:“好一個以正視聽,我葉星辰今天總算見到了什么叫做顛倒黑白,是非不分,沒想到你堂堂紫月學院的副院長都如此行為,這紫月學院我幸虧沒有進去,否則將是葉某一生的恥辱。”

              “放肆!”趙慶春怒喝一聲,強大的氣勢再度席卷而出,朝著葉星辰當頭壓下。

              這一瞬間,葉星辰仿佛感到一座大山壓在自己身上,整個人都是一沉,朝著地上跪去。

              遠處,紫城、紫非、寧才,都是一臉幸災樂禍地看著,他們覺得葉星辰這次死定了,竟然敢頂撞一位七星戰王,純屬找死。

              “不,我絕對不能跪,我葉星辰男子漢大丈夫,只跪父母師長,連天地都不跪,又豈能跪這個老匹夫!”

              葉星辰眼睛頓時紅了,他咬著牙,催動體內的戰氣,轟開黃金之門,硬生生保持雙腿直立。

              不過,那強大的氣勢壓迫,加持在葉星辰的身上,令得葉星辰腳下的地面都碎裂了。

              “嗯?”

              趙慶春眼中閃過一絲驚訝,他沒想到葉星辰居然可以地擋住他的氣勢壓迫,這真是太令他驚訝了。

              當下,趙慶春眼神一狠,準備繼續加大氣勢壓迫。

              不過,一聲輕喝,從不遠處傳來。

              “住手!”

              聲音如同黃鶯,但卻充滿了憤怒。

              眾人一驚,不由得轉頭看去,心中升起一絲好奇之色。

              誰敢阻攔一位七星戰王,還是紫月學院的副院長。

              不過,當他們看到來人的時候,頓時恍然大悟。

              但見廣場的入口之處,一名紫發少女從一輛獸車之中走了下來,在她的身后,跟著一群皇家侍衛,一個個氣息都非常強大。

              這是紫雪公主。

              現在,誰不知道紫雪公主受到人皇的寵愛,連唯一一枚人皇令都交給她了,可見其受寵程度。

              “又是她……可惡!”

              人群之中,紫城見狀,不由得臉色一沉。

              他知道葉星辰和紫雪公主的關系,有紫雪公主在,今天就算趙慶春也傷不了葉星辰了。

              這讓他心中充滿了不甘。

              “這小子怎么會認識紫雪公主?”寧才看到紫雪公主居然來救葉星辰,頓時眼中的嫉妒更加濃厚了。

              旁邊的紫雨婷,眼睛一瞇,看向葉星辰的目光之中,也有些不可思議。

              “這家伙運氣不會這么好吧?”紫非目瞪口呆,滿臉震驚。

              此時,紫雪公主已經走到葉星辰面前,滿臉憤怒地瞪著趙慶春,沉聲喝道:“趙副院長,您好歹也是一位前輩,即便我和葉大哥的歲數加起來,也不夠你的三分之一,你這樣的人物,出手對付一個后輩,也不怕整個紫月帝國的人恥笑嗎?”

              趙慶春聞言一窒,老臉一紅,有些尷尬,被一個小女娃這么質問,他還是第一次遇到。

              不過,想到紫雪公主的身份,趙慶春也不好發怒,只能冷哼道:“紫雪公主,你雖然是公主,但也不能污蔑老夫。老夫作為紫月學院的副院長,當然要保證紫月學院考核的公平公正,這小子既然敢作弊,老夫為何不能出手懲罰?”

              “葉大哥會作弊,我才不相信。”紫雪公主冷哼道。

              趙慶春淡淡笑道:“紫雪公主,這次你看走眼了,考核之中,很多人都看到這小子身邊帶著死士,沒有一個人給他作證。”

              紫雪公主聞言怒極反笑:“葉大哥孤身一人來到紫月城,身邊何來死士?而且,我們一路同行,如果他身邊有死士,我會不知道?”

              趙慶春一愣,似乎沒想到葉星辰居然是和紫雪公主一起來到紫月城的,不過他隨即說道:“紫雪公主,你沒看到他身邊的死士,不代表他沒有死士,也許那些死士就暗中跟隨你們呢?聽說,紫雪公主你當初就遭遇到了死士的攻擊,也許就是他安排的,然后他趁機救下你,取得你的好感。”

              “你不用再說了,既然你要顛倒黑白,我也不與你廢話。”紫雪公主冷哼一聲,隨即拿出人皇令,熾烈的金光頓時籠罩全場,逼得趙慶春都朝著后面退去。

              “紫雪公主,你這是干什么?”趙慶春臉色陰沉地盯著紫雪公主,他可是非常清楚這塊令牌里面蘊含了人皇的全力,一旦施展出來,他都要被瞬間秒殺。

              不過,他相信紫雪公主不會這么沖動的,畢竟這里是紫月學院。

              紫雪公主冷哼道:“我用人皇令給葉大哥擔保,你還有何話說?”

              “你……”趙慶春頓時又驚又怒,臉色陰沉無比。

              人皇令至高無上,代表著人皇,既然人皇都說葉星辰無罪,那么他趙慶春自然不敢再追究了。

              當下,趙慶春揮了揮衣袖,轉身就走:“既然紫雪公主擔保,此事便到此為止,哼!”

              “慢著!”就在此時,一直在紫雪公主身旁沉默的葉星辰,突然開口了。

              趙慶春停住身子,轉頭看向葉星辰,冷笑道:“怎么?小子,你還想干什么?”

              “既然你們都說我依靠死士作弊,那么我在此宣告,半個月后,我會來紫月學院闖龍門,我要讓整個紫月城的人,都看到你們紫月學院的虛偽和骯臟。”

              葉星辰一字一句說道,聲音冰冷無比。

              他的話音一落,整個廣場頓時寂靜無比,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看向他,一個個都滿臉震驚,似乎覺得自己聽錯。

              葉星辰居然要闖龍門?

              ...

              </div>
          贵州快三中奖规则及奖金

          <tbody id="kh0he"><div id="kh0he"></div></tbody>

          <track id="kh0he"><span id="kh0he"></span></track>

          1. <span id="kh0he"></span>
              <samp id="kh0he"><td id="kh0he"></td></samp>
              1. <tbody id="kh0he"><div id="kh0he"></div></tbody>

                <track id="kh0he"><span id="kh0he"></span></track>

                1. <span id="kh0he"></span>
                    <samp id="kh0he"><td id="kh0he"></td></samp>
                    1. 五个色子玩法 打麻将十句必胜口诀 下载好运时时彩人工计划 赚钱游戏棋牌 11选五胆拖 重庆市彩开奖号码记录 90后非主流美女人体艺术 双色球投注技巧6减2法 广东麻将 叶小姐长春按摩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