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kh0he"><div id="kh0he"></div></tbody>

<track id="kh0he"><span id="kh0he"></span></track>

    1. <span id="kh0he"></span>
        <samp id="kh0he"><td id="kh0he"></td></samp>
        1. 黑巖網 > 玄幻小說 > 九天神皇 > 戰神骨 第135章 顛倒是非
              紫月學院,中心廣場。

              此時,在廣場上,有一尊大鼎,鼎內插著一根手臂粗,半人長的黃香。

              不過,這根黃香,早已經燒到底部,只剩下一點點了,即將熄滅。

              遠處,九百九十九人,排隊站著,嘰嘰喳喳,低聲議論著。

              他們就是這次考核得到身份令牌的九百九十九個人,至于其他人,早已經被淘汰掉了,先一步離開了。

              “那小子估計已經死在里面了,嘿嘿!”人群中,一道陰冷的聲音響起,是紫非。

              在紫非的旁邊,是一身紅裙的紫雨婷,她盯著空間之門,皺眉道:“為什么那兩個死士還沒有出來?”

              “或許是被那五頭靈蛇給殺了吧,不過沒關系,只是兩個死士而已。”紫非滿臉不在意地說道。

              紫雨婷瞇著眼睛,心中有些擔憂,她不在意那兩個死士的生命安全,但是她在意這兩個死士是否成功斬殺了葉星辰。

              因為她記得清楚,那時候五頭靈蛇距離空間之門還有一段距離,按理來說,這兩個死士應該早就斬殺了葉星辰,此時應該從空間之門內出來了才對。

              但是現在,這兩個死士還沒有出來,莫非是出了什么意外?

              忽然,她心中涌起一股不好的直覺。

              就在這時,一道狼狽的身影,渾身是血地從空間之門內跌落出來。

              紫雨婷和紫非在看到此人模樣的時候,頓時瞳孔齊齊一縮,兩個人隨即都倒吸一口涼氣,滿臉不敢置信。

              因為,這個突然從空間之門內出來的人,正是葉星辰。

              他活著出來了。

              “這不可能!”紫非情不自禁的大吼道。

              他的異樣,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都朝著他望來。

              紫非臉色陰沉無比,他眼睛死死盯著不遠處的葉星辰,似乎要把葉星辰看透。

              “這……”

              一旁的紫雨婷,也緊緊盯著葉星辰,眼中充滿了震驚和不敢置信。

              她非常清楚,在最后的時候,葉星辰遭受到了三名八星戰將級別死士的圍攻,還有后方即將到來的五頭靈蛇。

              這樣的陣容,別說葉星辰一個三星戰將了,就算一個八星戰將來了,都得死。

              他是怎么逃出來的?

              紫雨婷心中一片翻江倒海。

              “這家伙……怎么沒有死在里面?”

              不遠處,紫城在看到葉星辰出來的時候,臉色也陰沉了下來。

              他可是非常清楚自己妹妹紫雨婷,還有紫非,都帶著什么樣的死士進入玄界了。

              在這樣的一股強大力量面前,一個才區區三星戰將境界的葉星辰,是怎么可能活下來的?

              紫城實在無法想象。

              不過,他心中非常清楚,絕對不能讓葉星辰進入紫月學院,否則有紫月學院的培養,這個少年以后將會成為他的心腹大患。

              想罷,紫城看向葉星辰的眼中閃過一絲厲色,隨即他召來一個少年,對他耳語了幾句。

              這個少年隨后跑到紫非旁邊,跟他耳語了幾句,紫非聽完之后,不由得震驚地看向紫城。

              紫城對著紫非點了點頭,眼中光芒閃爍。

              紫非隨即冷冷一笑,也沖著紫城點了點頭。

              “怎么回事?我大哥跟你說了什么?”旁邊的紫雨婷見狀,不由得疑惑道。

              紫非低聲道:“紫城表弟不希望看到葉星辰進入紫月學院。”

              紫雨婷聞言眉頭一皺,她看向廣場中央的鼎,沉聲道:“里面的黃香還沒有燒完,他已經是紫月學院的學員。”

              “那可未必哦!”紫非聞言冷冷一笑。

              這個時候,廣場上,那位守在大鼎旁邊的紫月學院老師,在看到葉星辰出來之后,不由得笑著說道:“小家伙,你在規定的時間出來了,有身份令牌嗎?”

              “有!”

              葉星辰連忙將自己搶奪到的令牌交給這位紫月學院的老師。

              這位紫月學院的老師稍微查看了一下,便笑道:“小家伙,祝賀你,成為紫月學院的新生。”

              葉星辰不由得露出了笑容。

              從羅蘭王國千里迢迢而來,經歷了許多危機,他終于達成了自己的目標,順利地進入了紫月學院了。

              這一刻,葉星辰的心中升起了一股滿足感。

              “慢著!”

              突然,一聲大喝響起,傳遍了整個廣場。

              葉星辰皺眉望去,頓時眼神一凝,因為這人是紫非。

              旁邊的紫月學院老師也看向了紫非,微微一怔,顯然是認出了紫非的來歷,不由得笑著說道:“紫非同學,你有什么想要說的嗎?”

              紫非恭敬地行了一禮,隨即朗聲說道:“尊敬的老師,我們紫月學院的考核,應該要做到公平公正,只有靠著自己努力,是真正的天才,才能進入我們紫月學院。而那些靠著作弊,投機取巧,才通過考核人,我們應該將其踢出去,不能讓他影響了我們紫月學院的聲譽。”

              “這……”這位紫月學院的老師一愣,似乎沒想到紫非會說出這樣的一番話。

              旁邊的葉星辰,卻是差點被氣笑了。

              他知道,紫非是在針對自己。

              可是,誰才是作弊的人?誰才是投機取巧的人?

              紫非、紫雨婷,還有那群貴族子弟們,一個個都帶著一批死士進去,他們才是作弊的人吧?

              而這個時候,身為一個作弊的人,紫非他居然倒打一耙,賊喊捉賊,還真是讓人笑掉大牙。

              “紫非同學,你想要說什么?直接說來吧!”

              這位紫月學院的老師,深深地看了一眼紫非,隨即說道。

              紫非聞言指著葉星辰,怒喝道:“老師,我說這么多,就是要向您舉報葉星辰。這次玄界考核,葉星辰他帶著許多死士進去,那些死士當中甚至有七星戰將和八星戰將,他就是靠著這些死士,才搶到一枚身份令牌的。像這樣卑鄙無恥的人,我們怎么可能讓他進入紫月學院?我等也不屑與他為伍!”

              葉星辰聽完之后,一臉冷漠,眼神冰冷地盯著紫非,像這樣厚顏無恥的人,他葉星辰還真是第一次看見,簡直把黑的說成白的,是顛倒是非。

              “葉星辰,你有什么想要說的?對于紫非同學的話!”紫月學院的老師聽完之后,看向葉星辰,問道。

              葉星辰淡淡說道:“我從羅蘭王國而來,一路跋山涉水,歷經千難萬險,身邊豈會帶著一群死士?相反,紫非他才帶著一群死士,而且他本人更是一名七星戰將,早已經超過三十歲了,還能參加考核?這樣的人,他的話,誰又能相信?”

              “葉星辰,任你狡辯,潑我臟水也沒用。在玄界之中,又不止我紫非一個人,大家都看到了,都可以證明。”紫非冷笑道。

              葉星辰一怔,隨即看向那些通過考核的少年們,冷哼道:“誰能證明?”

              “我!”

              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

              葉星辰望去,臉色頓時一沉。

              只見寧才從人群之中走了出來,他眼神陰冷地瞪了葉星辰一眼,隨即朗聲說道:“老師,其實葉星辰手中那枚身份令牌本來是屬于我的,是他憑借死士的力量,才將我的身份令牌搶走了。若非我實力強大,后來又得到了一枚身份令牌,寧某就無法進入紫月學院了。”

              葉星辰怒極反笑,就寧才的那點實力,他還用得著借助死士的力量?而且,憑借寧才那點實力,還能夠再搶奪一枚身份令牌?簡直是在說笑。

              不過,就在此時,紫雨婷也從人群之中走了出來,高聲說道:“老師,我也可以作證,葉星辰他的確帶著死士混進玄界了。”

              “老師,還有我,我也作證。”

              “我也可以作證,葉星辰的確帶著死士。”

              “葉星辰太卑鄙了,我也可以作證。”

              ……

              在寧才和紫雨婷站出來之后,連續有幾十個青年和少年站了出來,全都是站在紫非這一邊。

              葉星辰冷冷地看著這一幕,心中怒火沸騰,他看得出來,這些人都是貴族子弟,是在向寧才和紫雨婷賣好。

              寧才是誰?

              他是煉丹工會會長的兒子,煉丹工會的實力有多大?哪怕只是紫月城的一個分部,那也非常可怕,連皇室也不愿意得罪。

              而紫雨婷呢?

              她是德王之女,本身就是天之驕女,而且她現在又是紫月學院第一天才林天驕的未婚妻。

              這樣的兩個人,誰不想巴結?

              更重要的是,那群貴族子弟本來是沖著赤云果去的,結果卻被葉星辰這個寒門子弟給搶走了兩顆赤云果,他們心中當然不痛快,所以這個時候紛紛落井下石。

              至于那些寒門子弟,雖然明知道葉星辰是無辜的,但是他們又不認識葉星辰,自然不會替葉星辰作證,畢竟他們也不敢得罪這一群貴族子弟。

              耳邊聽著一眾貴族子弟的職責,葉星辰眼神越來越冷,心中的怒火卻是越來越盛。

              “葉星辰,你還有何話要說?”

              紫月學院的老師看向葉星辰,心中輕輕一嘆,嘴上卻是冷冷問道。

              作為紫月學院的老師,他當然不會認為紫非說的是真的,不過,沒人給葉星辰作證,他也無可奈何。

              而且,有紫雨婷和寧才這兩個有大背景的人插手,他即便是紫月學院的老師,也不敢得罪他們。

              “顛倒是非,黑白不分,這樣的學院,我葉星辰不屑于踏足!”

              葉星辰冷冷說道。

              只是一句話,卻已經暴露出他心中的憤怒與火氣。

              說完,葉星辰便轉身就走。

              “站住!”一聲大喝,卻是突然炸響,震得廣場都在顫抖。

              所有人都震驚不已,看向天空。

              不遠處,一名鶴發老者,穿著一身鑲金長袍,一步一個腳印,踏著虛空,從紫月學院深處走來。

              ...

              </div>
          贵州快三中奖规则及奖金

          <tbody id="kh0he"><div id="kh0he"></div></tbody>

          <track id="kh0he"><span id="kh0he"></span></track>

          1. <span id="kh0he"></span>
              <samp id="kh0he"><td id="kh0he"></td></samp>
              1. <tbody id="kh0he"><div id="kh0he"></div></tbody>

                <track id="kh0he"><span id="kh0he"></span></track>

                1. <span id="kh0he"></span>
                    <samp id="kh0he"><td id="kh0he"></td></samp>
                    1. 破解时时彩漏洞软件 秒速赛计划全天 时时彩在中国违法的吗 福建时时结果预测 北京pk计划软件破解 今晚31选7开什么号码 天天彩选四上海开奖公告 重庆时时票号码分析 11选5任3秘密选号法 新时时网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