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kh0he"><div id="kh0he"></div></tbody>

<track id="kh0he"><span id="kh0he"></span></track>

    1. <span id="kh0he"></span>
        <samp id="kh0he"><td id="kh0he"></td></samp>
        1. 黑巖網 > 玄幻小說 > 魔法與科學的最終兵器 > 正文 3.狼(七)
              那很像是打瞌睡。

              雙眼緊閉,表情平靜,帶有一絲令人安心的放松,看上去和普通女孩入睡時并無不同。

              可一旦后退一步,或是視線從臉部移動到其它部位,安心的氛圍立即轉為驚悚電影的恐怖鏡頭。

              睡覺的姿勢和入睡的習慣有成千上萬,有非抱著抱枕才能入睡的,有不來杯牛奶睡不好覺的,有必須借助安眠藥才能入眠的,但不管怎么說,沒有人在入睡前會把自己大卸八塊,打開頭蓋骨,把腦髓露出來之后把整個腦袋看下來再入睡的。哪怕是最極端的受虐狂也干不出來,就算有那個心,也沒那個命。

              女孩的胴體被全面拆解,四肢、軀干、頭顱全部分開,無數細細的光纖與斷面相連,不斷閃爍的紅色光信號流動的景象像極了血液在血管內流動的景象。不過不同的是,血管連接著心臟,光線連接的則是一堆終端。

              馬賽叼著一支沒點著的香煙,冷冷的看著被肢解的艾潘妮和圍繞著密封艙及一堆終端界面忙活的白大褂。

              這種景象他其實沒少見,戰爭中一些失去肢體的士兵會得到打著防衛軍飛鷹印記的免費機械化義肢,根據《陣亡及傷殘軍人撫恤條例》,軍方將為所有義肢提供終生免費維護。此外為了能更好的作戰,為帝國盡忠,一些愛國心旺盛的士兵還會主動提出義肢化申請(機械化肢體比常規肉體有力的多,反應速度也更快,且不容易疲勞)。那時候在后方的醫院里,安裝和維護義肢時的景象差不多也是這個樣子。到了戰后,由于戰爭的關系,一些在戰爭中傷殘的四等公民為了養家糊口和減輕家庭負擔,以分期付款的方式購買和安裝了義肢,有那么一陣,各地醫院里擠滿了等待安裝義肢的四等公民。

              可就算見慣了手腳掛滿天花板甚至一直堆到地上的風景,馬賽對眼前的景象依然無法適應。

              將大腦活生生的從血肉之軀中摘除,然后塞進用鋼鐵和電子回路鑄成的冰冷軀殼之中——哪怕不是吹毛求疵的道德衛士,也會懷疑能干出這種事情的家伙是不是不正常,是受了什么刺激,還是心智不健全,以至于要以這種方式來表露自己的異常思維?

              這個疑問有一半是對的。

              帝國那些瘋狂科學家里確實不乏性格存在缺陷之輩,偏執、虛妄、極端——這些弊端在他們身上或多或少都有提現,然而這并不妨礙他們在學術上的造詣。說的難聽點,他們只是有點瘋的技術宅,又不是傻。

              一切都是為了效率。

              比起不穩定其容易受影響,甚至叛變的血肉之軀,機器的效率要好得多,也沒有叛變的問題。既然如此,取出“需要的部分”,填充進機械里,以求的最大限度的提升效率。

              毫無疑問,這很合理。

              名義上“承襲古老之名號,千年之傳承”的帝國還是個很年輕的國家,國內國外皆有時刻期盼帝國覆滅的敵人存在。說是為了保護帝國也好,是為了遏制恐怖活動也好,是為了避免全面戰爭爆發也好,總而言之,帝國需要一種能更高效獵殺魔法師的手段。而“塞壬”就是這種邏輯衍生出來的技術成果。

              馬賽不是什么圣母或衛道士,身為捍衛帝國秩序和安全的高級偵探,親手逮捕甚至殺了不少人,他去扯什么“倫理道德”只會讓人覺得是在說反話,不然就是什么高級冷笑話。

              話是這么說,馬賽對此也不可能抱有好感。

              “要不要先下去休息一會兒?”

              帝立生物研究所的約瑟夫.門格爾主任湊了過來,順手遞過一杯咖啡。

              “不勝感激。”

              馬赫行了一禮,雙手恭敬的接過咖啡杯。

              不管喜不喜歡,對方行政級別都比自己要來的高,更不要說還是那個帝立生物研究所的核心要員。

              關于帝立生物研究所的各種傳言早就爛大街了,大多是家庭主婦用來嚇唬小孩的恐怖故事集變體,無非是吃人肉,挖人心,下油鍋之類的。實際上帝立生物研究所是正兒八經的科研單位,光是追趕各種研發項目的進度都忙得要死,哪來閑工夫搞些雞毛鴨血的事情。不過有一點倒是沒說錯——在帝立生物研究所,人命是不值錢的。

              常規武器的殺傷性能測試、生化武器的殺傷機理和效果測試,戰場上常見的各種傷害模擬和新式修復治療、活體解剖……在那棟陰森森的建筑里,人命只是單純的數字和消耗品而已。而眼前這位親切的“學者”正是擺弄那些消耗品的專家。

              “高級偵探似乎很在意S-023?”

              S是“塞壬(Siren)”的首字母,023是序列號,連起來的意思就是“塞壬”的23號完成品。

              對門格爾主任來說,這個產品序列號就是艾潘妮真正的名字。

              “畢竟接下來的作戰全都要靠她,沒辦法不在意。而且之前……”

              “關于這一點,你大可放心。”

              門格爾甩甩手,仿佛趕走一只蒼蠅。

              “現在進行的,正是針對之前回收的數據進行分析后所做出的改良。”

              “原因……已經確認了嗎?”

              “馬赫高級偵探,你對波形了解多少?”

              “僅限于比較基礎的部分。”

              “足夠了。”

              門格爾豎起手指在空中畫著圈圈,漫不經心的說到:

              “兩個相同頻率的音叉靠近,其中一個振動發聲時,另一個也會發聲,這就是共振現象,音波、電波都存在共振現象,腦波也一樣。”

              “您的意思是……對方利用腦波共鳴來干擾?”

              “當兩個音叉在實驗室里響起的時候,我們可以知道哪一個先響起,波形是怎么變化的。可實驗室之外的情況就要復雜的多。”

              “有對應的辦法嗎?”

              “很簡單,投入復數的‘塞壬’,用更強的腦波共振覆蓋掉他們的腦波,如果能鎖定目標的波長,還能利用共振原理直接對他們的腦發動攻擊。”

              “主任,上層希望我們盡可能活捉目標,以便弄清楚叛賊的技術水準,這樣會不會……”

              “這個就沒法保證了。倉促間上馬的技術,能正常發揮作用就不錯了。至于目標么,我們希望他們頭蓋骨下面的那一團足夠結實,最起碼能給我們留下完整的標本。”

              馬賽的眼角微微一跳,看著門格爾露出森森白齒的微笑,心中一陣作嘔。
          贵州快三中奖规则及奖金

          <tbody id="kh0he"><div id="kh0he"></div></tbody>

          <track id="kh0he"><span id="kh0he"></span></track>

          1. <span id="kh0he"></span>
              <samp id="kh0he"><td id="kh0he"></td></samp>
              1. <tbody id="kh0he"><div id="kh0he"></div></tbody>

                <track id="kh0he"><span id="kh0he"></span></track>

                1. <span id="kh0he"></span>
                    <samp id="kh0he"><td id="kh0he"></td></samp>
                    1. 幸运农场快乐十分最大遗漏 2胆全拖 分分彩奇趣开奖 山东时时怎么中奖号码 湖北11选5开奖查询 11选五前三组走势图 乐彩3d论坛手机17500 最新试机号50期 手游棋牌游戏招代理 云南时时近100期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