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kh0he"><div id="kh0he"></div></tbody>

<track id="kh0he"><span id="kh0he"></span></track>

    1. <span id="kh0he"></span>
        <samp id="kh0he"><td id="kh0he"></td></samp>
        1. 黑巖網 > 玄幻小說 > 儒道至圣 > 章節目錄 第1734章 衣知世的判斷
              衣知世沒有回答,伸出白皙的手指拿起茶壺,為自己緩緩倒了一杯茶,然后兩指捏著茶杯,送到唇邊。

              遠處的的女子被衣知世這個優雅的動作迷得神魂顛倒,方運卻在心里說,那個茶壺我用過。

              一旁的慶君微笑道:“知世先生,您學富五車,才高八斗,必然獨具慧眼,我們都很想在文比前得到您的指點。畢竟……我與谷君私下有個賭約,我認為張鳴州能贏,谷君認為方虛圣能贏。我得聽聽您的意見,好讓我看看在文比前中止賭約,畢竟我不能向景國某個世家那般,輸了不認賬!”

              陳圣世家眾人又羞又怒,但家主陳銘鼎眼簾低垂,好像沒有聽到慶君的話。

              文會現場靜悄悄的,數百萬人的地方,竟然只有江水拍岸的聲音。

              數息后,衣知世放下茶杯,抬起頭,望向城墻之上、明月之下的方運。

              “方虛圣當為四大才子之首。”

              衣知世的聲音溫潤如玉,極為動聽,明明是舌綻春雷,卻如春風拂過所有人的耳旁。

              慶國所有人面色大變,連宗甘雨的眼中也閃過一絲光芒。

              但是,衣知世又說了第二句話。

              “此次文比,張鳴州勝算更大。”衣知世說完,繼續自顧自品茶。

              眾人全愣住了,一些人心道,若說話的人不是衣知世,真想說這是放屁,什么玩意兒,不知所云。

              但是,許多讀書人則在細細品味。

              不多時,各處低聲議論。

              顏域空輕輕一點頭,道:“不愧是一代文豪,這兩句話,說是不得罪人,但也把兩人都得罪了。說是為難,實則依本心而言,也不為難。”

              “關鍵是,這番話,從不同角度有不同的理解。比如第一句話,我認為他在說,四大才子評選本身有錯誤,方運就應該是四大才子之首。但是,慶國人可能認為衣知世的意思是,方運是虛圣,地位高,所以可以當四大才子。至于第二句,我們認為衣知世的意思是,雷家宗家慶國等等用了這么多手段攻擊方運,即便是鐵打的人也會受到影響,再加上張龍象定文比題目,所以張龍象必然贏。但在慶國人看來,衣知世是說張鳴州在詩詞方面已經超越方運。”李繁銘道。

              顏域空輕輕搖頭,道:“不,我不認為知世先生有兩個意思,我認為,知世先生本就沒有藏著掖著,甚至沒有過多褒貶,只是敘述你我認為的兩個事實而已。”

              “各有各的看法。不過無論如何,這句話都會對方運造成不好的影響。”

              顏域空一愣,默默點頭。

              這次文會的中心就是文比,無論第一句是何意,衣知世的第二句已經能說明一切。

              眾多慶國人大聲歡呼。

              “張龍象萬勝!”

              “張鳴州文壓象州!”

              “張太傅技高一籌!”

              慶國眾人無比激動,文豪衣知世出手,簡直猶如一錘定音,比之前雷家哭喪更能打擊方運。

              景國人知道衣知世說得很有道理,可現在張龍象已經是慶國太傅,無論如何,他們都不想張龍象贏。

              宗甘雨開懷大笑道:“文豪一言勝萬金!不愧是半圣之下第一人,這次文會,可蓋棺定論。”

              許多人看著宗甘雨流露出厭惡之色,宗甘雨一直在稱贊衣知世是第一人,是地位最高之人,明顯是在不斷惡心方運,畢竟,方運與衣知世理當不分伯仲。

              慶君更加高興,道:“此次文會,張太傅必勝無疑!無論某人用何等惡毒的語言污蔑我慶國人,敗者就是敗者,我慶國,才是最后的贏家!”

              宗午源只覺揚眉吐氣,朗聲道:“文比結束,我便拜張鳴州為師,向他學習詩詞之道!諸位慶國讀書人,這是大好的機會,可不要錯過。”

              那些慶國讀書人頓時來了興趣,能成為四大才子之首的弟子,可是提高文名的好事。

              慶國吏部尚書古南懷笑道:“現在,不知誰人要吠雪,不知何人技窮啊!”

              “古尚書說的好!”

              “文比結束后,咱們也好好嘲笑一下方虛圣!”

              “不如這樣,方虛圣若不說話,咱們就大喊‘景驢技窮’,若是方虛圣說話,咱們就大喊‘景犬吠雪’!如何?”

              “好主意!到時候大家注意,一定要齊聲喊,能舌綻春雷的就舌綻春雷,讓天下讀書人看看我慶國的威風!”

              “慶國,萬勝!”

              “慶國,萬勝!”

              慶國讀書人所在的地方沸騰起來。

              衣知世則一直在喝茶。

              方運笑了笑,沒有看下方,而是望向遠方。

              此刻雖是深夜,但圓月與文曲星光格外明亮,銀光灑在水波之上,讓滔滔不絕的長江猶如一條銀龍在不斷前行,分割大地,縱橫天下。

              方運深吸一口氣,仿若這天地都在自己鼻息之下。

              隨后,方運看向雷重漠的畫像,微微一笑。

              是時候了結了。

              這時候,宗甘雨舌綻春雷,微笑道:“張鳴州,請現身。連文豪衣知世都看好你,此次文比,塵埃落定!”

              雷廷真舌綻春雷道:“張鳴州,老夫素來仰慕你的文名,今日文比,你若能勝利,文壓方運,便能幫我洗刷雷家的恥辱,讓這個屠殺人族大學士的罪人文名盡喪!今日之后,老夫愿去龍宮提親,讓你迎娶龍族的公主!”

              眾人嘩然,龍族公主應該是有龍族血脈的人族,即便不是真的龍族,但既然被龍宮封為公主,那定然會獲得數不清的賞賜。

              而且龍族有個慣例,一旦公主外嫁,必然會賜予她一方海域,海中一切所得,皆屬于公主,直到逝世收回。

              娶到公主,就等于得到幾十年的海域獨有權。

              慶君道:“太傅乃是虛職,若張鳴州不嫌棄,慶國四相任君挑選!若是你喜歡軍伍,那我慶國大元帥之位也為你留著!”

              眾人嘖嘖稱奇,無比羨慕,慶國是大國,和景國不一樣,慶國的左相、右相、輔相和文相都是大儒,大元帥也應該由大儒擔任,現在竟然愿意為張龍象讓出位置,可見慶國對文壓方運何等渴望。

              “龍象老弟,請現身!”宗甘雨微笑道。

              數百萬人開始東張西望,像找衣知世那般找張龍象。

              “不必找了。”

              一個寬厚平和的聲音從岳陽樓上傳來。

              所有人望向說話之人,方運。

              .
          贵州快三中奖规则及奖金

          <tbody id="kh0he"><div id="kh0he"></div></tbody>

          <track id="kh0he"><span id="kh0he"></span></track>

          1. <span id="kh0he"></span>
              <samp id="kh0he"><td id="kh0he"></td></samp>
              1. <tbody id="kh0he"><div id="kh0he"></div></tbody>

                <track id="kh0he"><span id="kh0he"></span></track>

                1. <span id="kh0he"></span>
                    <samp id="kh0he"><td id="kh0he"></td></samp>
                    1. 36选7复式中奖计算 pk直播记录 最新一期任9奖金 重庆时时五星彩走势图 快乐赛车开奖结果 陕西体育彩票11选5走势图 2018炒股巨亏我快疯了 急速赛车单机游戏 江苏新时时 福彩3d机选一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