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kh0he"><div id="kh0he"></div></tbody>

<track id="kh0he"><span id="kh0he"></span></track>

    1. <span id="kh0he"></span>
        <samp id="kh0he"><td id="kh0he"></td></samp>
        1. 黑巖網 > 玄幻小說 > 劍中影 > 正文 第756章 蛇遁
              第五行以前也根本想不到,孫小伍的銅錢竟然使得如此出神入化。不管他用的是什么方法,但是光憑這一門本事,武林中能在他手上占到便宜的人,便根本不多。

              第五行以前認為,只有唐門中的暗器,才能使得如此天花亂墜,好似天上流星雨一般,讓人無法躲藏。然而,江湖上的確藏龍臥虎,孫小伍這樣一個無名之人,居然也有這種本事。他只是從來沒有顯現過自己這種本事,也就自然沒有人知道他還可以如此厲害。

              嗖嗖嗖......

              竹林中暗器之聲接連不斷,就好像兩人的銅錢根本用不完。其實他們兩人的銅錢本來都有限,只是他們并不像一般用暗器之人,暗器射完之后,便不再能收回使用。即使收回,也是需要一定時間的。

              可是這兩人的手法,卻是十分神奇。他們的銅錢也如暗器一樣,向對方射去再被彈落,都很正常。偏偏就是在彈落之落,竟又能好似有某種魔力一樣,片刻間又再回到施法之人手中,接著再次向敵人發起進攻。

              第五行此時看見,二人好似已經被銅錢編織的網籠罩住,他們二人出不來,外面人也根本進不去。就連第五行本來想去幫手,竟也暫時沒有找到合適的機會。

              那黑衣人百忙之中,還不忘向孔有龍等觀戰之人看去,這時卻見清影公主也在其中。他似乎意識到了什么,于是便不再與孫小伍對拼,卻是縱身一躍,便再次閃進草叢中去了。

              孫小伍意識到他想跑,也就緊追而上,只是孫小伍的身法,卻明顯比黑衣人慢了幾分。孫小伍的銅錢,還在不停向黑衣人追擊而去,就好像戰陣中的萬般駑箭一樣。可是黑衣人雖然在逃跑,但顯然他也沒有放棄抵抗,銅錢依舊清晰回擊,還是將孫小伍的銅錢盡數擋掉。

              這時,第五行已經從黑衣人的側面仗劍襲來。第五行已經看見,此人不僅精通妖術,而且武功也甚是高明。孫小伍同樣擅長方術,但是武功比之此人,卻還是弱了不少,這也正是孫小伍留不住這黑衣人的原因。

              第五行一劍刺出,黑衣人卻只冷冷一笑,手掌輕輕斜一揮,數道暗器便破空向第五行襲來。第五行已經有所預料,只是沒有想到他的銅錢暗器來得如此迅速、如此凌厲。因為在第五行看來,他既然被孫小伍纏住,自己此時出劍,剛好是最佳的機會。可是他顯然小看了此人,暗器頓時已經襲近第五行面門。

              第五行劍鋒一折,數道劍花挽出,便已將暗器擋掉。接著,第五行劍招再次刺向黑衣人,黑衣人卻是一矮身,身形突然憑空消失了一般。

              第五行剛覺得驚訝,卻聽孫小伍提醒道:“小心身后。”第五行這才發現,身后已經有暗器襲來。第五行心頭一驚,怎么也想不到敵人會突然出現在自己身后。于是第五行再次回劍,又將來襲的銅錢擋掉。只是第五行這才看見,從身后來襲的這些銅錢,并不是有人在自己背后發射,而就是剛才自己用劍擋住的那幾枚。因為第五行還可以清晰地見到,那些銅錢上還有一道深深的劍印。

              第五行的凌風劍可是柄寶劍,但那些銅錢顯然沒有凌風劍硬,所以銅錢打在凌風劍上,自然會被刻出許多印跡。

              第五行也不明白,為什么銅錢還會二次回射過來?他甚至認為,即使唐門高手之中,也不一定有這樣的本事。據第五行所知,唐門之中,的確有一門叫做夢幻流星雨的暗器神功,可以達到這樣的效果。第五行還聽說,這夢幻流星雨一旦發出,還從來沒有人能逃得掉。只是第五行并未見到唐門中人施用此道,也不知道唐門的幾位老前輩之中,是否有人練成了此道。

              “他想化蛇遁走,追。”孫小伍說著,飛身已經追進草叢之中。

              第五行一聽那草叢之中,雖然還是有些細微的聲響,但是已經不似人聲,而是很輕微的匍匐前進之聲,還真像一條巨蟒的聲音。如果不是第五行剛才見到孔有德如蛇一般盤行,還真地不敢相信。

              不過,這卻讓第五行再次想起了一個人,因為這黑衣人的武功,與那人實在太像,而且與江湖傳聞,幾乎也是如出一轍。

              第五行來不及多想,也緊隨孫小伍而去。

              嗖嗖嗖!

              夜色中,暗器破空而出,卻是孫小伍再次向那聲響處射去。但是這次對方居然沒有回擊,似乎對方面對第五行和孫小伍兩人聯手,已經有些懼了。

              黑衣人果然有些懼了,第五行只聽夜色中,那匍匐前進之聲,極為迅速,第五行縱然輕功絕妙,竟然一時間還追不上。孫小伍自然再加不必說,他輕功身法還不如第五行。

              孫小伍見自己追不上黑衣人,于是突然輕喝一聲:“天師顯靈,神明開路。”身上銅錢再次飛出,卻在他前面鋪成一道懸空的銅錢路。

              孫小伍縱身而上,踏著銅錢往前,不僅可以居高遠眺,還好似御錢飛行一樣。這一門技藝,第五行先前在運河上已經見識過,也就不足為奇。

              只是那銅錢本來有限,鋪的路也不長,當孫小伍剛走到盡頭,身后的銅錢竟立馬飛到前方,將原本無路的盡頭再次鋪出一條路來。

              第五行輕功高明,孫小伍此時御錢而“飛”,竟也不再有絲毫落后。

              只是第五行是聞聲追去,只緊追那草叢里的聲響,忽然卻聽那聲響莫名地消失了。

              第五行十分驚訝,于是飄身落下,卻見前方是一條深溝,深溝下端是一條小河。第五行和孫小伍追到此處,都認定那黑衣人下到深溝里去了,說不定早已借著小河逃走了。

              那妖人雖然是人,但宛如一條蟒蛇,要下這深溝一點也不難。

              第五行縱身躍下,只見深溝下面亂石林立,小河綿綿東流,獨獨不見黑衣人的蹤跡。

              “哎!又被他逃走了。”孫小伍氣急道。

              “他是誰?”第五行忍不住問道。

              “我師弟,蛇癮散人。”孫小伍回答。
          贵州快三中奖规则及奖金

          <tbody id="kh0he"><div id="kh0he"></div></tbody>

          <track id="kh0he"><span id="kh0he"></span></track>

          1. <span id="kh0he"></span>
              <samp id="kh0he"><td id="kh0he"></td></samp>
              1. <tbody id="kh0he"><div id="kh0he"></div></tbody>

                <track id="kh0he"><span id="kh0he"></span></track>

                1. <span id="kh0he"></span>
                    <samp id="kh0he"><td id="kh0he"></td></samp>
                    1. 北京pk10计划9码 云南时时中奖规则 极速时时彩彩2期全天计划 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手机版 26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新时时数据遗漏 天津时时网站平台 皇家科技飞艇开奖视频 云南时时近100期走势 时时自由的百科天堂